網民的惡言酸語,終於有人為此倒下了。

 

Cindy楊又穎(彭馨逸)結束生命,為一個無力對抗的言語霸凌而倒下,台灣公民社會發展,走到這般田地,毒口終於喚出了黑白無常。善良的彭家不提告,但檢察官不該停手,請主動介入偵查,趁此時機民氣可用,一舉把習慣躲在下水道冷箭不斷的惡毒之口,揪出來,堵起來。

 楊又穎 彭作奎  

楊又穎承受不住網路霸凌,彭作奎痛失愛女(圖/翻攝自彭作奎臉書)

 

「歡迎匿名來靠北」,是「靠北部落客」希望大家一起下「惡口」的主標。匿名?就是鼓勵人們當宵小,躲在暗處扔石頭,專門以攻擊他人為樂。當然,惡口絕對不是只有「靠北部落客」,江蕙批評一句「言論太過自由」,在PPT上引發的髒口,簡直讓人以為整個台灣根本浸在化糞池。

霸凌文字2_cr     

  霸凌文字3_cr  

江蕙哀悼楊又穎,一句「言論太過自由」引動網路的粗口,令人歎為觀止(圖/翻攝自網路)

 

我不喜歡用「婉君」來稱呼這群四處亂咬的網軍,哪有那麼浪漫溫柔?常寫文章的人大概和我有一樣的習慣,不會理會各式網路的惡言攻擊,既然那群人見不得光,那就讓他們繼續待在黑暗裡當臭蟲,「認真,你就輸了」,楊又穎因為認真,所以連命一塊輸了。

 

事件發生後,我開始瀏覽關於楊又穎的相關新聞,一開始「靠北部落客」版主強硬回覆排山倒海的撻伐:「真好笑,我是針對匿名來威脅的 漫罵 叫人去死 小心被車撞的表示 (板主要不要覺得好怕怕?)」,其實我一開始沒看懂這短短一句話,沒有標點符號,邏輯錯亂,語無倫次,這到底是在說什麼?最後我總算慢慢推論出原句應該是這樣:「真好笑,對那些同樣也是匿名者,以漫罵、叫人去死小心被車撞的方式來威脅攻擊我的人,我是不是也應該表現害怕呢?」

 

可看出此版主的的基本文字程度並不高,未必真懂「同理心」、「將心比心」這字串是什麼意思,或者這是惡性循環,最低俗的市井語言,長期佔據著網路鄉民們的語彙,當低俗成流行,最終讓每個浸泡在此的新生代,語文能力越來越低落。「靠北部落客」隨後關了,闖了禍又如縮首龜鱉之流,可以攻擊他人,卻無力承受反擊,酸民們的guts表露無遺。

靠北部落客   

「靠北部落客」終於還是關了,闖了禍又如縮首龜鱉之流,guts表露無遺(圖/翻攝自網路)

 

惡言者,幾乎只會搖動一面「言論自由」的大旗,成為網路霸凌的最佳保護傘,但真是如此?這只說明了慣於霸凌者,不知「言論自由」的關鍵字在「論」,是「論」的自由。「論」,是談論、討論、辯論,每個論,都必有其理,不是攻擊、咒罵、汙衊。舉例言,「你講的道理是鬼扯」,「你狗嘴吐不出象牙!」,都是不信服對方所說,但前者受批評的受詞在「道理」,所以是評論或批判,後者已將人指涉為狗,涉及人身,觸犯人權,這叫攻擊,便有法可管,可能包括了「公然侮辱罪」、「誹謗罪」。不管立場如何,論述絕對是談「理」,或者那群網民根本無理可反論,於是跳脫論辯,用批鬥、諷刺、咒罵、汙衊來達到目的。

 

「網路霸凌」,絕非一竿子打翻所有網路使用人,而是那群慣性攻擊的網路酸民,「靠北部落客」的粉絲有18萬,光是那18萬人,便足夠讓臭氣翻騰,議題顛倒黑白,受害者遍體麟傷。慈濟遭攻擊時,釋昭慧形容「萬蟲竄動」,有看過被蟻群包覆群咬而死的昆蟲畫面嗎?差不多就是那個樣子,真是非常貼切的形容。

 

我歸納台灣社會問題的三大面向造就了這髒黑的下水道:

 

面向一:負面能量的互相灌注

 

正是這社會有一群只會負面思考的人,思考模式走向偏峰與過度自我,但這群人到底有多少?佔了多少比例?18萬人雖然不精確,但起碼有這樣多的人,留言者互相傳達仇恨,按讚者參與或欣賞這樣以攻擊為樂的群聚,這或者可以做為一個「國家整體競爭力」反比數據的研究,因為我始終相信,人若被負面能量包縛,成天與「靠北」、「黑特(hate)」為伍,便不會見到陽光,沒有陽光,便沒有挑戰自我極限那向上的動力,自然不會有人生坦途。

 

面向二:抗壓力不足

 

楊又穎選擇退下人生舞台作為抗議的手段,但真能激起那些慣於攻擊者的懺悔或羞愧?我想機率不高。這也突顯了另一個深層的問題,我們社會年輕的「接班團隊」,處理人生難題的能力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何無法面對與對抗逆境?那群骯髒的網路邊緣人,既然無所忌憚的四處傷人,受害人不是更該透過法律,將其揪出來?為何不挺身為自己而戰?楊又穎是公眾人物,若直接宣戰提出控告,就算無法定罪,下水道裡的宵小們必須去法庭報到,借力使力,以台灣媒體的本事,暗黑的身分一定曝光,絕對有嚇阻作用。選擇輕生,不但無法解決問題,只會把更深的痛留給家人。

 

面向三:媒體慣性霸凌

 

收視競爭下的媒體發展,才是與這些酸民網軍們杭瀣一氣關鍵「暗黑使者」。試問,媒體特愛拿那些攻擊的文句作為新聞標題不是嗎?「心機楊」、「很愛假掰,偽善又天真」、「產品推薦文仿他人內容去貼文章騙錢。」這些語句我們怎麼知道的?如果一個官粉的文字有3萬人讀到這些腐臭之句,那麼媒體拿來當新聞,讀到的可能就是30萬,300萬。「帶血」的標,我對那假藉反霸凌卻行霸凌之實的媒體,恨之入骨。記得去年那位不讓座的「珍珠哥」新聞翻騰數日,其罪真有如泰山之重嗎?他被撲天蓋地的媒體公審,最後不但丟了工作,甚至必須出來向整個社會道歉。

 

大前研一口中的「低智商社會」,現代人們不思考、不學習、不負責,台灣不只正在發生,惡果也正在產生。霸凌者不思考人與人之間該有的尊重;受挫者沒學習到成長該有的堅強;媒體不負該有的社會責任,那「急功近利、膚淺浮躁、缺乏思考的社會」現象顯現在一次又一次的社會重大事件中。

 

街頭上的行道樹常會出現「浮根現象」,沒有抓地力,那是因為樹穴小、土壤遭、排水不良、深度不足,台灣媒體長年用負面訊息包裹台灣社會,就像在製造一個狹小的樹穴,人們普遍視野短淺,悲觀無鬥志,沒有超越自己的想法,只有要求別人,要求社會,要求政府,強風一到,便輕易的倒下了。

 

層層交纏,忍氣吞聲與縱容,才讓這些汙穢的髒口繼續開拓,吐出的臭水形成下水道,不斷輸送髒汙與仇恨廣被社會的地下。電影《星際大戰》裡「絕地武士」大戰「黑武士」,影射著人類正面能量與黑暗勢力隨時交戰著,續集今年要上場了,片名《原力覺醒》,楊又穎的輕生,該喚醒正面的原力覺醒了。這三個面向,事實上,只有一個關鍵,只要每個遭受霸凌者,都能堅定的挺住,循法律途徑對汙言惡口展開反擊,就不會有憾事,甚至能喚醒社會另一股強大的正面力量,陽光只要露臉,黑暗總是無處躲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