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還是出大事了。

 

學生捷運屠殺,舉國震撼,四死二十一傷,聞之既悲又痛,讓我想起2011年挪威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大屠殺及2012年亞當藍札(Adam Lanza)的血洗美國校園,看著臉書上被洗版的哀傷與悲憤,我們一直以為「屠殺」這種事情很遙遠,認為槍枝氾濫的國度才會出現這種悲劇,怎料一把長刀,竟能在台灣上演大屠殺。

鄭捷  

鄭捷北捷隨機殺人,震撼國際社會 (圖/Ettoday)

 

「大屠殺」與「學生」的身分相連結,這兩年,凶手和被害人之間的關係互換,學生由受害人變屠夫,這對應關係的轉變,更讓台灣社會有不可承受之重。

 

凶殺,不管來自仇殺、情殺、財殺都沒來自「隨機」恐怖,無怨無仇的殺戮,令人毛骨悚然。鄭捷,名校的學生,自小定志向「我要幹大事」,事後推敲,他的屠殺經過縝密思考,行動前,曾釋放過種種訊息,學校也介入輔導,但終於還是錯失機會,讓人命如蜉蝣消逝。

 

沒就醫,不代表沒病,幾位精神科醫生解讀鄭捷,他行為充滿了恨意、敵意、不安全感,明顯的反社會人格,鄭捷的父母向警方說,兒子平時沒有朋友,只愛在家玩電玩,偏愛殺人格鬥遊戲,馬偕醫院精神科醫師臧汝芬表示,她門診病例許多網路成癮的小孩,成天沈溺在網路,尤其是暴力遊戲裡,有個12歲的小病人,只因為不讓他打電腦,就真的砍老師。

 

電玩就能塑造了「冷血」、「凶殘」?臧汝芬也說,「人不可能一瞬間變成殺人犯。」鄭捷人生大路還沒開始,為何先選擇斷人性命?但不管定讞時是不是死刑,鄭捷人生已毀,孰令至此?哪一股力量,讓社會扭曲出如此變態的反社會人格?

格鬥電玩 tekken   

格鬥殺戮的電玩就會塑造殺人魔?(圖/翻攝自網路)

 

20年前,1994年教改工廠開工,20年後,新貨陸續出廠,社會開始驗收,這兩年,學生名號撼山岳,幹出轟轟烈烈的大事真不少,90後的學生幾乎成為負面事件的關係代名詞,潑糞、攻佔、毀物、包圍,現在砍人屠殺,樣樣都來,教改的檢討聲浪不絕於耳,大量產出的高學歷孩子,把自己的前途消磨的一片荒涼。

 

鄭捷從小家境富裕,卻還是空虛、不滿足,眼神空洞,沒有人生目標,媒體轉述其被國防大學退學後,心境大變,自小心中想法乖戾,經過挫折刺激,終於凌駕道德行為制約,成為人生大志。社會上變態心境者也陸續曝光,臉書上立刻有人成立了「鄭捷粉絲團」,一名詹姓者,也在臉書上發言「感謝鄭捷,完成了我多年夢想...板南線給鄭捷,淡水線交給我」,變態心思越來越多,彰顯了這個社會的病態越來越重。

 

另一件傷心事,史哲維,人生勝利組,顯赫的高學歷,人人稱羨的工作經歷,優渥的收入,形象端正,美妻,卻選擇了人生最失敗的死法。長期失眠與憂鬱症?什麼東西讓他積成憂鬱?

 史哲維  

形象端正的主播史哲維輕生的消息,讓圈內圈外人都不捨(圖/翻攝自網路)

 

史哲維陳屍住處,警方判定是自殺,法醫檢驗結果其血液含安眠藥成分,死意堅定的可能性極高。自殺,令旁觀者更難過的,除了哀傷,更多了一個你我都害怕的東西:跳不過的挫折鴻溝。那麼史哲維的挫折是什麼?他雖未留遺書,但媒體人大概都猜出一二,他是「守門人」,早見到媒體死了良心,周玉蔻撰文為其哀悼:「()被這個長期沉淪、變態扭曲的台灣媒體生態逼死的」,大格局的記者,魚困淺灘。

 

一個光鮮亮麗的主播選擇死去,等同新聞界也死透了,只要打開電視,看到的不是朝氣蓬勃的電視產業,而是夕陽產業的殘破沒落感傷,新聞工作者為了讓觀眾留下來,離譜的報導,是非不重要,沒有新聞中立,沒有新聞深度,不斷擴大與動員社會仇恨,如同倒帶般釋放灰色思想,催眠著年輕人只剩低薪、一輩子買不起房,未來無路的悲慘預言。

 

屠殺與自殺,都是來自異變的心理狀態,背後各自有許多成因,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環環相扣,人生該養成的價值觀,追求的成就感,面對挫折的勇氣毅力,到底哪裡長了膿包?沒有誰能絕對找出答案,如果將兩者形成的各種因子,畫出兩個圓,交集處定有個因子是「媒體」。90後的世代,他們的世界是建構在虛擬的網路與真實世界的雙向平台上,寧願在網路上取暖打鬥,也不想在真實人生上爭一口氣,媒體推波助瀾,讓他們繼續選擇茫然。

 

新聞媒體,始終缺乏深度的生命教育給觀眾,為了激發情緒而放大仇恨,屠殺新聞一出,我甚至可以想像隔天一早,電視台主管依舊先翻這則頭條的收視率,反覆不斷的陳述殺人細節,努力追蹤死者身世背景,鏡頭跟著家屬群情激憤打轉,讓觀眾與家屬一次次承受椎心痛。屠夫,除了「廢聯」外,沒有人願意他再有活的權力;但社會與人心,需要媒體降溫喘息,而不是對社會繼續澆油悶燒壓力鍋。

hope origin_2725444699   

教會徬徨茫然的孩子信仰,會是生命教育的一條蹊徑(圖/Photo pin)

 

學生的社會悲劇,不管害人或是被害,不管哪個教育環節出了問題,結果被撕裂最大的傷口永遠在父母的心上。前年,一位建中資優生因為女友懷孕而跳樓,我撰文「給孩子生命教育,先教他們禱告吧!」提過:困頓需要拉起自己的臂力,有了懺悔、溝通、對話與發願,心就靜了,心靜,路燈就亮了。而今,多數悲劇的孩子是因為沒有人生的信仰,如果能把某個宗教當作他們的避難所,讓他們自己產生「再大的難都有天頂著!」於是不再茫然害怕,千年暗室,一燈即明,這不正是父母窮於尋找生命教育的蹊徑?

 

慘劇發生,社會傷口需要修補,人心還是有很多美的事物,該做什麼才能讓生活迅速恢復平靜?先把電視給關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