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你聽著!

看著鎖鍊鎖住的人,很多人的心都非常的沉痛。孟子說,「余豈好辯哉,余不得已也」,這是律師最真實的工作寫照。法律,如同紗網,編織再細密的網目都會漏水,再完美的法律也都會有漏洞,律師,它的神聖功能是替法律找漏洞,也是堵漏洞,只看站在哪一方,但基本上不出「維護人權」的基本信仰。而胡宗賢,與你一樣,學法出身,他是律師,一個應該以法律為根本,維護社會基本人權的工作者。今日,拿起汽油,準備大幹一場,來一場世紀大屠殺!

 胡宗賢d286745  

律師是金字塔最上層的人物,卻幹了最無人性的滔天大罪(圖/翻攝Ettoday) 

 

這場恐怖攻擊如果成真,一定是國際頭條,力道只怕比波士頓的恐怖攻擊更強勁,我們來想像一下,死傷會有多慘重:疾駛的高鐵,一節車廂發生爆炸,高速的動能,除了讓該節車廂與乘客瞬間支離破碎外,被牽引的其他車箱一定伴隨著高速衝撞、火燒、出軌、擠壓、翻落,再加上劇毒氰化氫如果散入台北車站,怎堪想像那是多少條人命瞬間消失?

國家地理雜誌曾播出德國ICE-1高鐵列車於1998年在薩克森州艾雪德Eschede)村落附近的嚴重事故,死亡101人,受傷88人,為世界上傷亡最嚴重的高鐵意外,起因不過一個車輪外鋼圈因疲乏爆裂而釀禍。會那麼嚴重,因為高速“200”公里,今天如果換成是一節車廂爆炸呢?

 

德國高鐵事故ICE-438x300  

德國ICE-1高鐵列車1998年的嚴重事故,現場慘不忍睹(圖/翻設自網路)

以胡宗賢這樣的高材之士,不會不知道那可能的慘烈後果。胡宗賢極為聰明、狡詐,有著縝密的犯案計劃。他犯案時正是執業律師,當他被抓時,甚至正玩著4P遊戲,警方搜索他的台南住處,滿是炸彈材料,這種集冷血屠殺、高學歷、淫亂之人,才是社會上最可怕的隱憂。炸彈安置的那一刻,人權已不如螻蟻,律師親手替人權打造了棺材。那麼這個人為何可以考上律師?教出律師的教材裡,放的是哪種配方?是撥亂反正還是專事劈砍法律的一身盔甲?

這正是律師專業裡的矛盾人性,需要有另一種術業之上的東西來駕馭律師,那麼那東西該是什麼?好萊塢電影裡充滿了螢幕英雄替百姓動私刑,解決社會不公的遺憾,那蝙蝠俠」、「夜魔俠這類如同廖添丁一般行俠仗義的遊俠,都因為社會不公,以私刑來處理受法律保護的真正罪犯,遺憾的是,這種不平的結果,有一部分是來自於律師的滔滔雄辯。

 

蝙蝠俠  

美國好萊塢喜歡拍英雄電影,背後是來自法律無法滿足社會大眾對正義的渴望(圖/翻攝網路)

 人性總是充斥著對比與諷刺,這陣子網路上一直流傳著一個感人的小事件,位於板橋青翠市場的一個麵攤老闆娘,提供「待用麵」,讓單親兒童、失明母親、拾荒婦及獨居老人食用,愛心人士只要事先付錢,就可以免費招待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台灣處處愛心,總有人不求回報的主動幫助弱勢,小人物的大溫暖,相較於那高學歷變質出的高級邪惡,精密算計的極端殘忍,這是反差何等之大的圖像。錯亂的台灣,公民與道德教育的徹底瓦解。那駕馭律師專業以上的東西,正是公民與道德教育。

 

待用麵24634_243018135843993_749096999_n  

「待用麵」體現了小人物的大溫暖

 

警方判斷胡宗賢有可能想製造社會事件,要在股市大賺一筆。世界上總有一批人,因為自己的私利,殘酷而無情的摧毀旁人的安居樂業,那是反社會人格。台灣出產了這種反社會人格的律師,令人寒心的的事件再添一樁。

網路上,我瞧見有人直言這一切都是政府的錯,要去思量百姓為何會變成暴民?台灣社會再窮,窮不過印度那種貧民擠掛在車廂外,總是摔死人的火車;再窮,也絕不會出現飢荒餓成皮包骨的非洲飢民。變質的社會價值與媒體才是主謀,肉腐出蟲,魚枯生蠹,錯在媒體擴大怨恨,引導大家如何爆料,小糾紛都成血海深仇;錯在一直灌輸什麼事都該怪政府,卻教不了面對的困境與挫折該負一丁點的責任。何況這是一個生活水平都在一般人之上的律師所犯的大案。 

印度火車09204G338-1_cr  

日子再苦,咱苦得過他們嗎?(圖/翻攝自網路)

蔡正元說,「恐怖份子的行為,不論任何動機,不論任何訴求,謀殺無辜都罪不可逭。不論天涯海角都必須逮捕歸案,拒捕即就地正法,捕獲即判處死刑。」並要求,要增列反恐法律!對此,廢聯(廢死聯盟)立刻跳出來攻擊,「若要新增判死刑的反恐條款,恐違背社會進步,也違反國際社會逐漸廢除死刑的腳步,根本就是讓台灣走回頭路,回到戒嚴時代。而世界上許多極權國家都用『反恐當藉口,實際上是在打壓異己,不可讓政府權力無限擴張。

 他們說的是美國嗎?老美總是愛管他國閒事,所以被人記帳,引來攻擊,那是一種躲不掉的正常,台灣的環節是出在公民教育,才終於走上了「反恐」的議題。廢聯之所以被社會唾棄,正在於堅持的觀點只會助紂為虐,反社會人格者,難不成出了牢,就會唱著「大悲咒」,一副充滿大愛的關懷社會?

地檢署表示,「二人涉犯刑法殺人未遂罪嫌、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意圖攻擊與犯罪之用。」我知道,恐怖行動未得逞,絕對無法死刑,我只是想提醒,他的本意是「屠殺」,不該是簡單的「殺人未遂」。

法官,你聽好,炸彈沒爆,那是台灣還有一點善良老百姓累積的福氣。胡宗賢是法律人,正在你背後那神聖的法壇上插上了刀。如果輕判,輿論不會干休,胡宗賢也鐵定不會是最後一個炸彈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