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社會上兩個名詞音量特大,一是「亡國」,二是「滅香」。

 

其一是楊翠一席指考作文「亡國論」引起軒然大波,楊翠為文的主旨,是感嘆怎會有“九成以上”的考生都把台灣當負面素材的案例,強調著人才外流、鎖國,甚至說「亡國危機就在眼前」,自喻看到這些論點都快被「洗腦」,「沒有任何一位考生提出任何一個數據,證明國際人才進不來,國內人才流光光。」讓她深深不以為然。

指考作文三段參考文,已經提供“台灣人才外流”的寫作方向   

指考作文三段參考文,已經提供“台灣人才外流”的寫作方向

 

楊翠指出「不要劃錯重點」,她是在討論觀點,對台灣社會的「唱衰文化」有感,負面文化那「主流媒體的附靈」,並認為「一個國家的人民,自己對自己沒信心,否認自己,不斷地說自己國家沒救了、沒希望了,照鏡子覺得自己醜極了,難道是正確的思考方式嗎?」

 

孩子們下筆前,試問會拿身邊什麼東西來佐證論述?題目雖然是「人才流動」,其實劍指「人才外流」,這題目就是一個全球商業的邏輯,哪裡有市場哪裡去,哪裡有錢賺哪裡挖。事實上,這樣的題目也教會了學生,如果你是個“搶手”人才,你就會“外流”。

 

我就以她的觀點出發,來看看這事件我看到的“重點”:

 

首先,考生數萬人,在同一天進入考場,遇到同一個問題,回了一個答案,請問,考生的想法算不算一種最大規模的「民調」?楊翠主閱的考卷750份,有700份,九成以上選擇了同一種觀點,等於她抽樣樣本數是750人,如果她閱卷的結果是這樣的比例,我想其他閱卷老師得到的量化訊息必定差不多。這「民調」代表什麼意思?二十歲左右年輕人對台灣前途的「共識」。不談數據,有太多楊翠想看的人才外流數據網路都查得到,考生不過是寫出了自己「浸泡」在什麼樣的環境,引申了他們心靈上預示的無望未來。

 

殘酷的是,題目是鏡子,投射出了社會樣貌,孩子們的「共識」,就是當下的危機。

 

看看他們浸泡的環境是什麼?於內,是家庭,孩子們尚未就業,這群孩子的父母,差不多都是四五十歲社會的中堅份子,他們對於社會經濟環境的變化感受最敏銳最深刻,試問,他們平日會提供孩子們什麼樣的訊息?孩子其實彰顯的是他們父母的認知。

 

再看外在氛圍,上任前後,蔡英文一直都是台灣動盪的主謀者,在野時期發動攔阻一切促進兩案經貿的政策、抵制穩定能源反核運動、對軍公教極盡醜化運動、加上馬英九的軟弱與放任,讓太陽花一路下探了社會沉淪的深淵;執政後,動盪更不曾稍歇,兩岸冰封,髮夾彎不斷掌摑自己,爭議的內政政策不斷推出,一例一休、同婚釋憲、粗暴的年金改革、陸客止步旅遊崩垮,百業蕭條,對外,斷交的骨牌儼然啟動,在在都逼人民上了街。

 

更有甚者,民進黨長期經營消滅「國家認同」工程,用仇恨當武器,撕裂族群,斷絕中華文化,行終結中華民國之實,造成不承認任中華民國卻又不斷爭搶中華民國大位的錯亂現象,下一代被灌輸著沒由來就只有恨的教育,切割中國文化與台灣無關,讓台灣傳統文化猶如「石頭裡蹦出來」的荒謬邏輯,孩子們能不精神分裂?生長在這樣的環境裡,還能對這個社會能充滿正能量,那恐怕得看醫生了。

 

這就孩子們浸泡的醬缸。不要因為蔡英文執政,民調摔跌,就開始粉飾太平「台灣沒那麼糟」,楊翠長期扮演著民進黨側翼,主張台獨,是大家都知曉的事,除了背書,其子魏揚更是假「公民不服從」實際參與綁架社會的的現行犯,一群處處「否定國家」的人,讓國家陷入空轉,停滯不前,今年這群考生們成天看著這部社會寫實劇,照了鏡子不覺得自己醜極了才奇怪,算來算去,這「亡國論」的源頭仍是蔡英文,考生們面對「國際人才流動」這樣的題目,怎能不寫衰歌?說難聽點,哪裡入流,人才哪裡流。

 

而另一個「滅香」案,之所以引起那麼大的震動,則是因為事情真搞大了,神明上了凱道。

 

是「減香」還是「滅香」都不重要,網路上早出現了一堆各縣市環保單位開出的公文書,或是檢查空汙指數,或是對焚燒金紙的宗廟開罰,對宮廟而言,如同官兵「進屋」,就是有事。

 

我十分好奇,蔡政府真是吃飽沒事幹,好端端的為何突然又掀起了這戰場?有分析認為,民進黨為加速、加碼去中國化而蠻幹,打算拔了這深入民間最深的中國道家文化,我想蔡政府應該沒這個種,刨根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快。

 

我估計民進黨大力推動的減香行動,是因應無法對巴黎協議「減碳」的達標,又必須為廢核不缺電的保證找墊背,所以先從民生排碳下手。根據環保署的統計,台灣排碳量比例,其中能源工業佔了六成五為最高,這其中又以台電佔37%為最大佔比,算算,這當中差不多火力發電就佔了30%的排碳量。不用核電,再生能源、天然氣、風力卻又肯定銜接不上,必定繼續大開火力維持,可預期光是台電的碳排放就會一路飆升,於是便從不會真正涉及「民生必需」的排碳大宗來控制,少一點是一點,否則若減碳的排名仍然敬陪末座,未來國際碳稅的制裁,台灣將吃不了兜著走,於是“燒香”就被盯上了。

 

台灣傳統的民間信仰,最大區塊其實是道教,香一點上,就像插上了插頭,與幽冥通電,紙錢是交易,希望神明、亡靈拿錢辦事,那功勞與苦勞的酬謝。而全世界的宗教,也當屬中國的道教最人性,涵蓋所有生活面、最符合“企業經營”的分工精神:土地公顧家,媽祖顧海與天候,月老顧婚姻,註生娘娘顧子嗣,財神爺顧豐祿,魁星顧事業科名,還有那王爺能除惡與瘟疫,而所有神明的交集,都是顧平安。大環境越差,專司「發財」的神明生意越好,考季一到,文昌廟供禮就會排到廟門外,道教才是真“民生所需”,尤其遇到“有求有應”的大廟,那謝神金爐的火更是旺。

 

道教是百分百的中華文化,祭拜的神祗無一不是中國歷史人物,道在台灣比佛更紮實,充滿著中國人的融入了生活哲學的系統。宗教習俗與儀典,管你減香或滅香,都不是你一只公文就說了算,對宮廟對信眾言,那得“請示”,行天宮今日的無香,是經過關老爺點頭的。要蠻幹,信徒會跟你拼命的。

任何神明出巡,都需要擲筊請示的   

任何神明出巡,都需要擲筊請示的 (圖/ETNews 新聞雲)

 

神明上街總是喜事的,熱鬧的,算是民間婚喪喜慶外的第一件大事,但這有史以來頭一遭,群神出巡,竟是來到凱道總統府前「抗議」,對信徒來說,「眾神上凱道」是不可思議的,任何神明的鑾駕出廟出宮,都必須經過擲筊請示,就拿數學邏輯來論,這全台灣上百個“聖杯”就是機率上“超自然”的詭異,似乎神明們都已達成共識,要出巡來"教示”蔡英文。坦言之,若真有靈界,這畫面在信徒眼中恐也是驚悚發毛,想想看,總統府高高在上,神明竟在下方請願,神界向人界低頭,總有犯神怒的顛倒錯亂,恐會被「降災」的。

 

滅香與亡國,合起來剛好叫「滅亡」,蔡英文成了滅絕師太,犯眾怒已然是台灣未來的動盪根源,唱衰歌的人口只會越來越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