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東吳大學中文系「全球徵聯活動」辦法公告,將馬前總統五年前為在北太平洋捕魚漁民所做的「秋刀出鞘漁民笑」上聯拿出來,盼能找到「對仗工整、意義深遠」的下聯。

 馬英九「秋刀出鞘漁民笑」的上聯,至今無人對上  

馬英九「秋刀出鞘漁民笑」的上聯,至今無人對上(圖/翻攝自東吳大學)

對聯,是中國文學中,運用一字一音一義的排列技術,創造非常高的藝術價值,這也是西洋文字完全無法比擬的。相傳是從用來鎮邪的桃木片,刻著門神或是吉字,掛在門上,或稱這板塊為桃符,流傳了有一千多年,之後與中國詩律平仄結合,成為文字對仗美學運用的極致。

這個上聯的難度不算高,但真要對上也不是那麼容易,整個上聯的含義,秋天是秋刀魚盛產季節,所以樂見漁民豐收,於是若要合上對仗,下聯的對應,本身要具備上聯中的幾種關聯,一是以秋刀表現秋天,二是刀與鞘的關係,三是對應到秋刀「漁」,「漁」是「魚」的諧音,四是漁民,與秋刀魚的捕與獲的關係。下聯要能將以上的四種關聯在七個字之內都得顧到,更要有不遜於「出鞘」的氣勢,難吧?馬英九的國學底子真不低。

這是件美事,文學活動,怡情為主。我瞧見了太多綠營極盡羞辱馬英九的下聯留言,那些對子其骯髒齷齪真是不看也罷,自從馬前總統卸任以來,綠營的政客與支持者,總捨不得他卸任,隨時不忘請出來糟蹋,否則這毫無政績的日子,真是無以為繼。上聯有糟蹋任何人嗎?那些留言,只能證明綠營中人品粗鄙,性喜髒汙損人者比比皆是,台灣是個成熟的民主社會?這行為等同自己證明台灣仍是個集下流素質於一身的蠻荒境。

要寫不入流的對子豈不容易?段宜康也跟著補一槍「春毛入耳花鹿哭」,其程度不足,四個關聯一個都沒有,我只好配合其水準,把他的作品當上聯,為他對一句低階的下聯:宜康吞球全民歡。

國民黨和無黨籍八位縣市首長赴大陸招攬觀光,民進黨立委林俊憲直批「昔有吳三桂,今有藍八奴」。那酸度真可拿來洗馬桶了,分明是自己選擇斷炊,卻要求別人一塊餓肚子,但總拿髒話諧音來損人的傳統,在綠營是文化。藍營蔡正元回擊,抖出綠營八個要角一樣在對岸獻媚,反諷其為「綠八奴」,但我還是要指正蔡正元,這是犯了的對子的錯,我替他寫個對子吧:「污人藍八奴,自產綠龜孫」,這才符合對子的精神。

先擱下那不倫不類的比喻,拿吳三桂來比,說明綠營其實正自我掌嘴,蔡政府拿掉故宮南院12獸首,積極切割中華文化,卻偏偏只能拿中華文化裡的典故、故事、成語來說道理,想要稀釋他,卻讓中華文化更顯濃郁,尤其那對「驚世夫妻」主持人,成天玩著中國文學裡的「藏頭詩」,只為藏個修理藍營的句子在其中,馬英九卸任時,其用「最後一天還要耍寶」的藏頭詩羞辱馬英九,然而無韻無對,拗口無章,不用功也就算了,綠媒甚至努力吹捧,協助「獻醜」。

好,就來聊詩。

中國文學中有藝術價值的藏頭詩,不是隨便拿文字排列組合一番就搞定的,我想起以前看過的妙詩,將其找了出來,在湖南省桃源縣有座「遇仙橋」,橋畔石碑上刻了一首七言詩《題遇仙橋詩》,這大概是我看過最讓我拍案叫絕的藏頭詩了。

全詩是這樣的: 

洞彼仙人下象棋

源始覺星斗移少

桃停期底彈琴黃

到響佳牛郎又冠

得鼓會女織賦歸

時鐘聞惟靜詩道

機忘盡作而幾觀

此詩平仄混亂,怎唸都不成句,韻腳也不對,且只有七言七句,全無章法,怎有資格擱這兒?其實這才是一首精妙的「藏頭詩」,且是真的把頭給了,高妙之處在於拆解一字一義,以牛郎為中心,螺旋向外旋轉,乍讀不見頭,其實每句句尾字拆解,下一句之首藏於其中,於是八句完成,是為:

 題遇仙橋詩_cr  

  

牛郎織女會佳期  月底彈琴又賦詩 寺靜惟聞鐘鼓響  音停始覺星斗移

多少黃冠歸道觀  見幾而作盡忘機 幾時得到桃源洞  同彼仙人下象棋

 

再看,那比藏頭詩更高段的「迴文詩」,清朝女詩人吳降雪《春夏秋冬》是經典之一,就以其三《秋》為例,總共10字:

 秋江楚雁宿沙洲淺水流

 

展開後:吳絳雪回文詩_cr  

 

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淺水流;流水淺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

 

前兩句正唸,後兩句倒唸,平仄、韻腳、意境,都讓人折服。心中有美,文字就會飽含美學,運用起來成就了文學,文章千古事,一個好的作品就是千秋,回頭看看「驚世夫妻」的作品,沒文學修為,就只能拉出那種屎,我就回敬一首藏頭詩唄:

文歪辱正名

晶碎染玉垢

賤污守門人

嘴髒人自臭

今日再讀到「秋刀出鞘漁民笑」是令人唏噓的,執政後的民進黨,到處找人砍,找不到,就把馬英九再拖出來踹,除了鬥爭作為,正事大事一件也做不了,民怨爬升速度,與陸客量墜崖的速度相當,契作不見了,漁場不見了,這下聯,蔡英文已用「漁民哭」對上了。一切根源在兩岸關係,蔡英文拉高與對岸的敵對態勢,用「否認九二共識」為自己雙腿點了穴,動彈不得,怨誰?

顛倒黑白的名嘴已成發言人,游擊小兵成將軍,背後的原因則透出這個政黨無將可用,也間接證明整個黨從來都只是游擊隊,沒有鋪路造橋的汗血工人,今天掌國家大政了,路不會開,橋不會造,所以斷橋斷路,百姓哀嚎遍野,此時選民夢醒也來不及了,這正是:菜刀出鞘愚民笑,冷風穿峽萬山寒

今年,民航局副局長還是率團硬闖ICAO了,希望至少在蒙特婁的「場外」搞個酒會,能敲鑼打鼓吵吵,至少拜拜美日乾爹乾媽,結果美日用「缺席」硬甩了蔡英文兩個巴掌。不過三年前,台灣首度參加了ICAO成為觀察員,小英的想想論壇,刻意酸馬政府是「貴賓狗」,如今進不了ICAO,這個對子也正好完成:

昔喻馬為狗,今蔡狗不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