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幾件事情幾乎糾結在一起。很多人一定跟我一樣,不舒服,但是無可奈何。

 

其一,國防部將擴建南海太平島機場跑道,積極加強軍事部署,引發越南官方強烈反彈,認為台灣侵犯越南海島主權,但是中華民國重申,太平島是固有領土。恰巧奧運跆拳道比賽,我們的選手魏辰洋、曾櫟騁均未能晉級決賽,都有同一名越南籍評審做出的爭議判決,讓人不得不有政治報復的聯想。

 太平島d80320  

其二,奧運足球賽南韓以20踢走日本奪銅,朴鍾佑手拿「獨島是我國領土」的標語進行繞場,國際奧委會(IOC)以違反奧運精神,禁止他參加頒獎,南韓人民一面倒力挺,認為沒什麼好道歉的。不過韓國政府一方面向日方道歉,只是另一方面,南韓總統李明博卻高調爬上獨島,成為第一位登上獨島的南韓總統。人家為了獨島可以這樣幹,咱家為了釣島做了啥?

 朴鍾佑(圖/達志影像/美聯社)d137954  

其三,海軍七月底在東部海域進行年度訓練總驗收海上實兵對抗,逾越操演範圍,跨過防空識別區接近日本領海,引起日本關注,海軍一六八艦隊長張鳳強少將,被記大過並調職,另移請軍檢偵辦。民怨爆發後,國防部退回懲處案,要求海軍重新評議。國防部表示,此案旨在檢討相關疏失問題,以匡正演訓紀律。國防部義正詞嚴,在我看來卻是打孩子給強權看,你以為這樣人家就會給糖嗎?

 一六八艦隊(圖/取自中華民國海軍)d132347  

綜合幾件事,只有一個想法,看看人家,想想自己。好像好事就是輪不到,壞事總脫不了身,弱國無外交,眼下正是如此,人家可以耍狠,我們只能賣「乖」。尤其釣魚台,總是看見民間的保釣船和日本自衛隊捉迷藏,咱的政府做了什麼呢?哪怕只是撂個狠話也好,我們卻只有固定的跳針,一再「宣稱」然後一再「重申」。

 

二十年前我是海軍一二四艦隊,在陽字號的驅逐艦上服役,多次巡防,都在基隆到宜蘭的外海上來來回回,始終離釣魚台遠遠的,我目視可以看到基隆嶼和龜山島,卻看不到釣魚台。不是堅稱是我國領土嗎?軍艦不更該開去那兒繞圈圈才對呀。

 

一次出任務到東沙,護航運補艦,經過菲律賓外海的公海,突然一架95RT蘇聯偵察機低空飛越軍艦上方,四座螺旋槳震耳欲聾,尾翼上那顆紅星,從我眼前經過,也看到了機艙的飛行員側頭看著我們,這是一個多麼明白的挑釁行為。當時的值更官,立刻向艦長報告,然後啟動了備戰,所有軍士戴上了鋼盔,在甲板上奔跑,艦首艦尾的兩座機槍,跟著戰機轉。是的,你沒聽錯,是機槍。沒快砲,沒飛彈,這是我們當年的軍艦,兩光的軍備。

 蘇聯偵察機 TU-95_001(圖/取自航空圖網站)  

偵察機開始在運補艦隊旁繞了兩圈。我的戰備佈署在舵房,瞧見艦長與值更官相當緊張,一直請戰情室回報雷達顯示。不知為何,我沒有什麼擔心的感覺,卻有種看見強國戰機的驚喜,只差沒跟戰機揮手了罷了。或者心裡明白,會有衝突才有鬼。轉了兩圈偵察機調頭遠去,沒幾秒鐘,一架美軍戰鬥機呼嘯而過,追趕而去。我猜,一個是越南基地飛來,一個是菲律賓基地飛來,代表當年背後兩大軍事強權蘇聯和美國在公海上對壘。

 

如今海軍配備強太多了,但是咱的口氣更小了。韓日搶獨島,兩國背後都是美國,韓國人夠邪,一方面強硬登島,一方面委婉道歉,日本無可奈何,美國自己的左右手槓上了。日本被震完後,似乎一蹶不振,幾個大企業紛紛大量裁員,和日本有領土爭議的國家開始落井下石,摩拳擦掌,俄羅斯和韓國都是自己的老大直接跳上了爭議的領土來挑釁。

 李明博(圖/截文匯報)d138736  

馬總統喊出了「東海和平倡議」希望共同開發東海。日本外相玄葉光一郎一耳光打下來,強調釣魚台是「日本的固有領土,不存在主權問題」,不接受台灣的主張。如今保釣船準備集結,日本自衛隊已經等在那兒,逮了香港籍保釣船。說白了,北方四島、獨島、釣魚台幾處的爭議,日本只能選了一個最「俗仔」的來揚威。

 

新聞說,東亞爭端一觸即發,但我相信爭端不會在台灣,咱家政府太淡定了。外交部搬出歷史、地理及國際法,用「號稱」說明南沙、西沙、中沙、東沙群島是中華民國固有領土及水域,並享有一切應有權益,任何國家以任何理由或方式予以主張或佔據,一概不予承認。能號稱的太多了,還有那外蒙,不也是中華民國領土嗎?把「憲法困境」拿來阿Q,你期待各國會回答「遵旨」嗎?

 釣魚台2-圖片來源:diaoyuislands.org  

海洋本來就是強權的天下,想硬幹,背後總要有頭虎,才能狐假虎威,即便有,但要耍威風之前,你還得先有一些讓人比拇指的本事,韓國以竄起的經濟力為後盾,又有美國撐腰,所以嗓子很大聲。中華民國現在背後有誰?我其實搞不清楚了。只瞧見內部唱衰,外部過肩摔,被敲了腦袋就是不准哀。

 

三國故事裡有一大段在描寫著荊州爭奪戰。相對而言最孱弱的劉備,一方面要奪荊州,一方面又不能壞了孫劉聯盟,諸葛亮借力使力讓周瑜賠了夫人又折兵,最後氣死。要保衛領土,上兵伐謀,數十年來,我從來沒瞧見過我們有任何像樣的謀略可言。我們不期待民粹發酵,卻希望瞧見政府能有高段的政治兵法,搶不了釣魚台,好歹有個狐假虎威的姿態弭平民怨,而不是請外交部唸唸史書。

 

韓國人怕輸,所以不計一切代價搶贏;我們就是不怕輸,造就了多輸幾次也無妨的阿Q腦袋。政府不變應萬變的這兩招,第一招叫「宣稱」,宣稱是什麼?就是「聽好,我告訴你~」,說完坐下喝茶;第二招叫「重申」,重申又是什麼?就是站起來說「聽好,我再說一次~」,說完繼續坐下來喝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