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海軍又犯太歲了,虐狗案還沒完,誤射事件又出包,飛彈「出人命」,立刻壓下了「出狗命」的新聞。

 

對照小白之死如喪考妣的社會反應,直播公審、司令被砸花,羞辱海軍竟吵成「萬人上街送小白」。而飛彈誤射,一死三傷,差點釀成兩岸危機,事態已嚴重到毀了蔡英文的「出國旅遊」,卻仍看不到社會對受難者有這般激情,我從各種反應看來,看飛彈笑話者眾。

 小白之死引發動保團體的眾怒  

小白之死引發動保團體的眾怒 (圖/Ettoday)

 

持平說,「誤射案」完全是訓練問題,一點沒有爭議,上至三軍統帥的蔡英文都該道歉,甚至該有人下台;但虐狗案,這個被盲目放大有理說不清的「教育事件」,利用狗死來狗血,絕非所有愛狗人都會認同。「虐狗案」動保團體已經讓「動物保護」四個字,從原本立意良善的正面能量,轉為負面,而這是愛狗如我者最不樂見的事。老友陳安儀最近寫了一篇「生命可不可以替換?」對孩童進行「生命教育」的文章,我想隨著她的腳步就來談一下,我對「尊重生命」的體悟。

 

身邊的人都知道我熱愛動物,養過最多的動物也是狗,也曾為狗寫過書,是打心底真正去瞭解並研究過狗兒行為的人,所以任何一個虐殺貓狗的行為,我的憤怒是無可言喻的,也不知寫過多少呼籲珍愛動物,愛惜地球的文章,但蜉蝣撼樹,感慨萬千,台灣仍是一個不斷沉淪的社會。

 

吊死狗兒的士兵,必定得給予嚴懲,即便如此,我仍不至於眼盲理盲到讓整個軍隊陪祭,事件發生後,陳菊說跳出來說,這件事是生命與人權教育出問題,「不是你海軍說道歉就算了!」這句話,我聽出政客又再蓄意操作對軍方仇恨的動員,那種「哀莫大於心死」的無力感,政客毫無人性的殭屍性格,我連憤怒的力氣都沒了,台灣已經遍體麟傷,政客總能無情的一再火上加油!

 

是的,當然是生命教育出問題,但教育到底從哪裡開始出了岔?若把「教育過程」所產生的紕漏怪罪軍隊,這其實是「栽贓」。就像個傳球遊戲,時間到的時候,球停在誰的手上,誰就受罰。若要真算算,誰該跟誰道歉?我必須沉痛的說,軍隊是一個數十萬人的大集合,成員來自台灣各個角落,殺狗案出現在軍中,是整個社會,包括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應該向軍方道歉,我們這個社會為何會養出了這些不知尊重生命的年輕人被送進軍中?這入伍前,是誰教出這樣的年輕人來?

個性凶殘,不會是入伍後才突然冒出來的   

個性凶殘,不會是入伍後才突然冒出來的(圖/Ettoday)

 

台灣社會上沒斷過虐待動物的事件,太多凶殘的人暗藏在台灣的社會裡,一根橡皮筋繞上流浪狗的嘴,就可以要了牠的命,這樣的案例沒少過。有「動保法」,無動保執法者,無足夠的動保觀念,就等於「無法」。

 

生命教育是一個系統性的教育過程,每個人都是這系統裡的一份子,有一年,我在田間發現了一隻巨大的「土猴」(螻蛄),立刻捧在手中,秀給身旁的一群孩子看,我用食指和拇指夾住土猴前肢的齒耙,把孩子喊過來,也想讓他們夾住齒耙,感受牠挖土鑽動時的力量,讓他們理解演化與生態的奧妙,但孩子們才剛伸手,某位家長對孩子發出驚呼,「離遠一點,好髒!」

 

昆蟲不髒,這家長正讓最基本的生命教育從源頭就髒掉了。

 

我們的社會仍把「愛地球」放在各種政治活動中,做為一種口號,一種公益,而不是一種生活。一個懂得萬物平衡之理的人,必定因「尊重存在」而「尊重生命」。古中國從陰陽的「太極」之理,早悟出了人與動物之間應該是一種「平衡」的地位,兩千多年前就告訴世人,不焚林而獵,不涸澤而漁,人與萬物之間,必須維持平衡,且是有份際的各司其職。沒有一個孩子天生愛吃苦瓜的,如果幼時沒誘導他們,到青少年之後,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吃了。於是越小讓孩子學會尊重生命,產生愛惜萬物的連結,長大後,越有可能成為一個為守護地球的鬥士。

尊重生命12295470455_35f163ec5e_b_cr   

尊重生命,是先由尊重存在開始的(圖/Photopin)

 

愛貓愛犬,應該先從最原始尊重萬物的存在才是對的起點,一個熱愛大自然、地球的人,必定對生命充滿熱愛,自然喜愛動植物,那麼愛狗愛貓也是必然。很可惜,這個箭頭只會單向,我發現有些人對寵物已成偏執的溺愛,成癡了,將寵物化為「人」的質變,甚至人已不如寵物,動物一旦越界為人,就會成「妖」,這白蛇、狐狸、蜘蛛、豬八戒等神話故事裡隱喻的,當他們成為人時,都不會是好事。

 

學習尊重生命前應該還有一門擋修課,叫「尊重」學,我們無法讓每個人都愛動物,但起碼要讓不愛動物的人,不至於對動物施虐。只可惜,這個社會,大人們處處充斥著對人的「不尊重」,又如何教會孩子們從小懂得「尊重」。行文至此,又出現了政大抗議學生蛋洗接受陳情的教委專員事件,對我而言,言語污辱、蛋洗、砸花和施虐動物,都是「攻擊」行為,動保團體和學生們羞辱無關的人員,就是一種施暴,無異於那殘害動物的士兵,而這些喜歡羞辱人的孩子,有一天也會進入軍中,不是嗎?

 

以「不尊重」的方式來呼籲「尊重」,是台灣目前最荒謬的溝通邏輯與手段,如同以「野蠻」的方式來要求「文明」,小白之死,讓我見識到了,台灣「尊重」教育仍在洪荒之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