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環保署發佈空汙警訊,果不其然,路上一片灰濛濛,PM2.5飆高,順著東北季風,把北京今年最大的霾害給刮了下來,然而PM2.5最嚴重之處竟然不是在北部,第九級的地區都在雲高屏地帶。網路上又有人民粹上身的臭罵,一切都是北京幹的好事,事實真是這樣?


北京今年以來最大的霾害,台灣同樣一片灰濛濛

我開始瀏覽最近空汙的新聞,注意到了雲林六輕的抗議,雲林PM2.5飆高,於是人們群聚到台塑六輕處抗議,高喊著「衝啊!大家衝啊!」結果雲林縣環保局乖乖說了實話,代理局長張喬維表示,環保署預測雲林空氣PM2.5的濃度為60-70毫微克,但實際卻飆高到80-90毫微克,關鍵在於沒有納入露天燃燒的「貢獻」,再遇到大氣擴散不佳的「天時」,於是PM2.5爆紫。露天燃燒,才是關鍵字,那是來自燒稻草與燒金紙。


露天燃燒一直都是台灣最常見的空汙之一

只會究別人之責,卻不檢視自己的問題,是現下台灣論是非的準則。我每每下鄉,到了彰化以南,在特定時節,總會被燒稻草的煙味擾的鼻酸淚流。農民為何一定要燒稻草?簡單說,快速清理,回收資源。稻草是有機物,除了碳與氮,燒完後會形成碳酸鉀,是重要肥料,也可中和土壤酸性,於是燒稻草,滋養下一批稻穗,事半功倍,也是農忙生生不息循環的一部份。

多燒草,來年莊稼長得好,多燒點錢,換點健康與平安,這些正是農耕生活的一環,煙燻味,本是他們的鄉土味,我們這些靠農民養活的人,該體諒。而當塵霾籠罩,對純樸的老農來說,哪有辦法理解PM2.5是個什麼東西 (懸浮微粒小於2.5μm的粒子),如果老農們跟著去包圍六輕,背後必有政治毒蟲作弄,否則對早習以為常的自產汙染都沒反應了,他們又如何認定霾害是來自六輕?

換個角度來看,燒稻草是生活的一部份,那麼六輕難道不是生活一部份?六輕可能是雲林人的毒瘤,但可關係著我們包括雲林人自己,每個人的生活一部份。進一步想,六輕是裂解廠,生產的都是石化的塑膠原料,這些原料是幹嘛用的?它涵蓋每個人一天24小時食衣住行育樂醫療,樣樣都包。

市場,是供與需的某種平衡,需,越來越大;供,當然成長。

放大到全球,中國大陸的霾害成因,根據中共當局的調查,最大原因來自燃煤,不管是人民生活取暖還是企業工廠的生產,每年成長的經濟數字,自然帶動的「燃煤鍋爐」不斷「加鍋」,不斷的開採礦物,暴升的二氧化碳與累量的霾災,年年破表根本不是意外。

於是,問題勢必回到每個人的身上,這些成長的經濟數字,嚴格說來是爲了維持每個人生活的「品質不斷提升」,科技一日千里,點滴刺激著人們的需求越來越大,一個公仔收集,就能讓人們死心塌地的守著超商。

就以手機的發明來看,它的功能從簡單的「對話」開始,「進化」到了今天,手機不再是手機,簡直就是個全功能的貼身祕書,操作著現代人的每分每秒,人們甚至被手機制約,為手機而活。君不見,多少人爲iPhone的新登場,徹夜排隊守候的瘋狂現象。如果將手機打開,我們雖然不懂各式的電路晶片,但零件絕對超過只有「對話」功能的手機,這些多出的零件配件,就是因應需求而不斷累加。而一個商品的開發,更是一條鞭的生產線,每個生產線的背後,就是一個「礦坑」,得往土裡挖寶藏,往天上送廢氣。


一個功能強大的手機,背後會有多少條產業鏈?(圖/photopin)

生活中的食衣住行每樣東西,全數來自大地,差別是來自土上的還是土下的。手機、平板、電視,得靠稀土完成這些炫麗色彩的需求,精煉稀土,必須打破化學鍵,得用數以噸計濃度極高的硫酸,稀土中的金屬鈰、鐠、釹等才得以提煉,大陸稀土產量全球第一,鏟山挖土後,剩下的都是有毒的化學品與放射性汙染物留給人們慢慢消化吸收。


沒有我們的需要,又怎會有這樣的「天坑」?(圖/翻攝自網路)

數字要成長,得靠能源完成,人們夜生活越來越豐富,不再「日落而息」,生產、交通、運輸、燃煤發電,倍量的用電,把藏在地底的油碳不斷變成二氧化碳。

我常說,最沒資格高喊「反核」的就是藝人,尤其痛恨那些高分貝反核,標榜正義,以拉攏歌迷的歌手們,因為他們一個人消耗的能源,絕對是常人百倍之多,一場演唱會,那些炫麗燈光,一盞燈動輒千瓦起跳,一個舞台上數十到百盞聚光燈,從彩排到演場會結束,七八個小時的高電量不斷消耗。同樣是「謀生」,一般人消耗的電能,與他們不成比例,他們等同得靠這些巨量的電能,換得豐厚的報酬,他們是二氧化碳製造機,全球暖化隱身的劊子手,憑什麼高舉反核大旗?簡直無恥至極。

同樣的,當我們追求生活品質時,又極度要求那些爲滿足生活所需的工廠遠離,避開汙染威脅,但遠離我們,總有一個地方倒楣,這是多麼矛盾又自私的現象。我在一篇柴靜「穹頂之下」網評裡讀到一段文字:曾經到內陸工業城市採訪,目睹工廠驚人污染,同行一位美國人的話,印象深刻,他說︰「美國人真幸運,你們污染環境,由我們來享受廉價產品,又能保住青山綠水。」誰是罪魁禍首?我們選擇雙手遮眼,但台灣丁點大,一切後果就是陪了自己的窩。

綠色和平組織製作了一個「今天你洗湯匙了嗎?」的影片,恰可說明進步文明裡一個簡單的「便利」,背後那生產線,從鑽油、提煉、製作到運輸要讓地球付出多少代價?想想看,全球平均人口每增加一人,終其一生,身邊走過的塑膠商品會有多少?簡單一句話:少一點方便,就少一點煙冒上天。

今天你洗湯匙了嗎?

每個房地產的廣告,都是藍天綠地,把環境擺第一,然後告訴你,你將生活在天堂,在我看來,挺淒涼的,事實上那些標榜好山好水的房地產,也正是山地開發破壞水土保持的最大的禍首。悲觀的說,碧海藍天總有一天會離台灣遠去,台灣人對自己生存環境的破壞從未間斷,齊柏林透過鏡頭「看見台灣」,也看到了台灣人的自私與短視,有一天,我們將天天戴上口罩過日子,這是只問別人不問自己的代價,全球氣候惡化的大氣癌症已到末期,我們能找到那解情花毒的斷腸草嗎?

你說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