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最強軍艦紀德艦,官兵在海上巡弋時,偷閒放線釣魚,這消息又讓媒體渾身抽動,鑷起了可以修理國軍的神經元,於是放大音量,只要能修理國軍,電擊國軍,打趴國軍,就像吃披薩配可樂般的痛快。

 

三立新聞下了標:「海軍爽釣大旗魚,60億紀德艦淪漁船」,蘋果則下了另一個標:「戰艦居然淪為海釣船,拖釣一尾大旗魚」這裡面幾個刻意操弄讀者情緒的關鍵字,「爽」、「60億」、「紀德艦」對比「海釣船」「漁船」,拉大反差,才可以讓文字產生衝突性。稍有文字能力,立刻就可以判讀出這群記者們正在導引鄉民:很震驚吧,怎又有這樣渾蛋的國軍!快加入行列,一塊發動攻擊!

紀德艦因官兵釣魚成為新聞(翻攝自中華民國海軍官網)   

紀德艦因官兵釣魚成為新聞 (圖/翻攝自中華民國海軍全球資訊網)

 

本以為鄉民們的酸水將會引爆「水災」,不然,我從新聞的下方往下看,竟然清一色所有鄉民們都在指責媒體以及爆料者,「大驚小怪」、「唯恐天下不亂!」、「無端生事」,這一點倒是令人意外。爆料者已夠無聊,一時間,媒體此起彼落如「數州之犬,皆蒼黃吠噬」般的追逐腥臭,大驚小怪。

 

「退役海軍飛彈巡防艦長呂禮詩說:紀德級艦不會用這麼低的船速在跑,如果說他一定要拖到魚的話,船速要低於八節(14.6公里)能夠讓魚跟得上。放慢船速,所以絕對是軍艦主官授意。」新聞上這麼說著,這種明目張膽的栽贓「授意」,令人相當不齒。

 

為何不齒?不巧我服役時正是海軍,正是那沒事就得繞著台灣轉的驅逐艦,「海釣」正是我每回講起枯燥軍旅生活裡,少數能夠端出的「哏」。海軍艦艇部隊,只要風浪允許,隨時都會有巡航的固定任務,一次出航少則三天,兩個定點不停的來來回回,士兵們分為三個循環的工作班,一班輪值四個小時(希望這樣沒洩漏軍機),除了輪值的官兵外,其餘的人員都是自由的休息著。

 

當年,開船之後我的佈署便在舵房,船速多少,航向哪裡,都是那四個小時的值更官決定,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值更官完全按照既定任務的規定與方向,同時配合海面湧浪,隨時都會下達不同船速的指令,絕對不會知道船尾或是飛行甲板上,是不是有休息班的人正在「拖釣」,更不會配合船釣,放慢船速。

 

我不會海釣,卻最愛看老兵們放長線,一次在東岸外海,休息時間我正坐在船尾砲台下看書,一位老兵走來,看看船尾的浪花,他喃喃自語「雙車進二,好極了,可以拋線了」,說著說著便跑回「住艙」拿釣線綑在船尾欄杆上,連釣竿都省了,一個假餌拋出,他陸續放線,遠遠的便看到數尾鬼頭刀破浪而起,逐餌而來,上鉤的一刻,老兵讓我戴上手套,感受和鬼頭刀拉扯的勁力,那是我永生難忘的經驗之一。魚釣上了,全船加菜。(註:雙車進二,是指車鐘,如同汽車排檔,打了二檔)

 

既然是固定巡防,船速本不會太快,這樣的船速也是釣「鬼頭刀」的最佳速度,因為鬼頭刀喜歡追逐。「船速要低於八節,能夠讓魚跟得上。」這句話透著無知,旗魚或是鬼頭刀,游速極快,旗魚更堪稱飆速最快的魚種,最高時速可超過60海浬(100公里)以上,請告訴我,人類創造出能在水面移動的工具裡,哪一種可以飆出這種數字的?事實上「航行中」快速游動的餌,鐵定讓旗魚混身不舒服,非追不可。只因船速若太快,船、魚反向拉扯的力量,不是扯斷了線,就是斷了上鉤魚兒的下巴。

 

而那老兵一句話,能從船尾浪花一眼就知道雙車進幾,這才真叫「戰力」,才是了不起的訓練成果。

鬼頭刀是獵食性魚種,喜性逐餌(農委會)   

鬼頭刀是獵食性魚種,喜性逐餌(圖/翻攝自農委會)

 

軍艦在海上巡弋,除了戰備演訓或演習全員參加外,巡防其實就像上班時間一樣,有工作時間,也有休息時間,只不過船上的官兵,當班與休息,都只能站在同一塊「鐵板」上。

 

黃偉哲說「紀德艦在海上釣魚,雖不涉戰力問題,但卻影響國人對國軍整體戰力與形象的觀感,國防部有必要律定海上任務期間及休閒的規範,才不致於以私害公,影響國軍整體戰力。」這種蓄意導向負面的語言,十足令人厭惡的政客嘴臉。

 

海上軍旅是孤獨與苦悶的,在狹小與擁擠的船艙裡,「壓抑」成為一種必然,更別說風浪不好時暈船的痛苦。美國海軍艦艇官兵,一樣在沒有任務時會在海上釣魚,甚至游泳、烤肉,直升機的飛行甲板上,若沒有強勁海風,官兵甚至可以在上頭打羽毛球。這是生活的一部分,若沒當過兵,沒關係,總看過不少戰爭電影,官兵休息時候,和一般老百姓的休閒完全一樣。釣魚是聚賭嗎?是吸毒嗎?

 

同樣一件事,我也可以說成「戰艦小確幸,官兵苦中作樂,自己自足,既能補充營養,又能降低海上巡弋時的苦悶,讓官兵獲得適當紓解,並提倡正當的休閒娛樂。」在我看來,海軍在沒任務時,舉辦海釣比賽都不過份,不要一天到晚放空話,把軍人當成「不是人」的機器,這種放話才會影響形象與士氣!

 

台灣目前最荒謬現象的就是「塗鴉」文化,媒體把人教會了膚淺,教會了無的放矢,戰艦變漁船?你在花園裡種了花,所以就說你是花農?把你塗了一身黑然後再問你,你為什麼那麼髒?這就是台灣媒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