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年一路拖向年底的,盡是血痕,血痕帶給人們的,猶如被天降罪般的錯愕與痛。

 

要過農曆年了,人們總互相祝願,恭喜發財、新年快樂、心想事成、健康平安,回頭看馬年,四處不安、謀事不成、心不快樂卻是一整年的寫照。回顧馬年整個台灣面臨的震盪,是慘烈的,不見天災,悉數人禍,從年後三月份的太陽花癱瘓議會,社會的動盪由此展開,鄭捷將捷運當成殺戮戰場,殺紅了眼;接著復興航空墜落馬公,48人罹難;高雄丙烯深夜氣爆,馬路成壕溝,32人死亡;災難剛過,台大高材生張彥文變態殘殺女友,再度震撼社會;強冠、正義打造台灣最骯髒的「油管」漏餡,爆發了頂新集團史上最大的食安弊案;累積的負面情緒,終於引動了大選全面翻盤。

馬年人禍災難不斷,血痕猶如被天降罪  

馬年人禍災難不斷,血痕猶如被天降罪 (圖/翻攝自網路)

 

選後,復興航空再度墜河,造成43死,新聞尚未止歇;高雄監獄人質挾持,六名重刑犯提出五大訴求後飲彈自盡,隨後再爆雙鵬公司用飼料用雞血,混製成噁心的黑心鴨血銷全台。步步驚心的台灣,總讓新聞媒體血庫飽滿,持續對觀眾潑血。

 

讀完流年事件簿,多數人當和我有著一樣的心情,寶島泣血,無言足以形容那種悲,每個悲傷與焦慮的新聞後,人們渴望找到浮木能稍事平復人們的悲憤,尋找救贖,卻永遠都爭辯中迷失。

 

不討論飛安,那是專業問題,我只看各事件後的眾生相,從這些事件中一一突顯了台灣近年社會基樑的嚴重蛀蝕,在馬年一次報到:

 

教改為改而改,不斷的實驗,卻教出了脫序與冷血殺手。

 

司法制度,可以圈囿人性貪婪在管控之中,擊垮它,社會秩序將如骨牌一路倒下。教改20年後,太陽花學生們靠著踩踏司法藉以號稱理念,跨越了再怎麼訴求也「不可侵犯」的底線,讓社會對司法該有的不可凌越動搖,成為社會秩序崩解的最佳槓桿。太陽花五首終於起訴,至少執法者維持著最基本的法紀「職能」,不法就是不法,黃國昌「坦然面對、勇敢承擔」,既然想以違法當英雄,就有英雄們該去的地方,這不是更為壯烈?

 

鄭捷有種冷血屠殺,審判的最後一刻仍為自己求得一點免死的機會,「能活著出去,不會再殺人」。由鄭捷、張彥文為鏡,突顯這批教改實驗班,我們到底是教出了眼下只剩獸性的孩子。

太陽花學運踩踏司法藉以號稱理念,跨越了「不可侵犯」的法律底線  

太陽花學運踩踏司法藉以號稱理念,跨越了「不可侵犯」的法律底線 (圖/Ettoday)

 

法律地位陷落崩壞,政府附勢的軟弱,為了迎合,人權被無限上綱。

 

為了達到目的,任何人都可以編織虛幻的全民利益,行其政治目的,以激烈的手段脅迫政府,眾議成林,無翼而飛,在馬年更攀上了頂。太陽花強佔道路與公署超過一個月,行政與交通俱癱,付出了巨大社會成本;林義雄為廢核絕食,核四最終封存,一人便可擾動台灣能源策略;呂秀蓮有樣學樣,也為釋放阿扁而絕食;那被褫奪終生的人囚,竟能以最激烈的手段要脅「阿扁不是罪犯嗎?法律之前人人不是平等嗎?」,六人最終舉槍自盡,詭異中透著風蕭蕭的壯烈,諷刺的,都是「挾持」,較諸前述那些演員們,黑底的囚犯才是真帶種。

六囚自裁,詭異中透著風蕭蕭的壯烈,挾持政府,黑底的囚犯才是真帶種   

六囚自裁,詭異中透著風蕭蕭的壯烈,挾持政府,黑底的囚犯才是真帶種

 

人性價值的嚴重變形,名利至上,卑劣人性的加速墜落。

 

災難,是人命的淌血,殺戮與黑心食品,則是人心不再有溫血,是人性的乾涸;台灣惡商其心之毒,為了利,良心盡滅,頂新如此規模的企業財團,為降低成本,餵食同胞噁油在所不惜,一個個黑心食品,砍不完抓不完,食品惡商比例之高,舉世罕見;高雄氣爆災後,不少人扮災民領救濟物資,趁火打劫;空難造成整個社會傷痛,只見政治小丑們還在為了誰拆水門搶功,這是何功之有?有沒拆水門,根本改變不了救活人命總數的可能;而那基隆河畔,仍有人以殘骸當背景打卡。

 

另一方面,災難的效應,悲傷的時間越來越短,憤怒越來越長,感傷沒有幾天,網路上人與人之間又或是針對事件人物,進行無情的攻擊,其語彙之髒之毒,不禁要問,台灣人閉上這惡臭之口有那麼困難嗎?凡此再再都說明了舉世以「溫暖聞名的台灣人,良善遠離,「暖度」正在迅速的冰冷。

一個個黑心食品,砍不完抓不完,台灣食品惡商比例之高  

一個個黑心食品,砍不完抓不完,台灣食品惡商比例之高 (圖/Ettoday)

 

媒體顛倒黑白,走火入魔,社會責任蕩然無存。

 

為了收視,見縫插針,災難後不思重建人性光輝,撫慰社會,任由名嘴口水四濺,繼續灌注社會仇恨。許聖梅遭潑漆,正是名嘴們口無遮攔,信口雌黃的自食惡果的最佳例證。空難發生,黑盒子未全面解讀前,媒體僅憑一點目測分析,便能一路造神與灌水,機長彷彿救了全台北,解救的人數誇張的飆高到20萬,連柯P都得哽噎配合演出。

 

幾天後新聞轉向人為疏失,造神與造魔一線之隔,可以順間讓英雄變狗熊,這就是媒體的本事。豈知囚犯人質挾持事件一出,空難消息瞬間歸零,媒體的無情與嗜血完全現形,而其平日透過節目傳達的各種拜金、羶腥等負面教條,更是罄竹難書。

 

社會基樑如此崩毀,靠司法、靠制度、靠政府是無法力挽狂瀾的。

 

美國教育相當重視幼兒思考能力的訓練,聽過一個實例,一個老師,讓孩子們重新聽著「灰姑娘的故事」,老掉牙的故事當然沒什麼誘人,然則老師開始詢問:

如果超過12點,Cinderella走前變回蓬頭垢面的原形,王子還會不會尋找她?

如果你是那個後母,你會不會對Cinderella和自己的孩子一視同仁?

 

答案是耐人尋味的,事實上我自小就對這個故事也一直有一個疑問:怎可能同尺寸腳的女孩一個都沒有?

 

為什麼童話故事,總要灌輸著一步登天的荒謬?實則不過是為了傳達人生正面的思考能量,未來總有好的一面可以期待。每件事件,都該帶給社會個深度的反省思考,我們的教育制度嚴重翻船,教改真的很糟,但真正關鍵仍是「家庭教育」,宜蘭南屏國小校長遭家長帥眾親友問罪而打傷,只因孩子回家告狀「被罵」。大人們價值觀顛倒,帶頭衝撞顛覆倫常,下一代只會跟著錯亂。

 

媒體隨時散布與鼓動著腥風血雨的鬥爭,真相不清積非成是,侷限觀眾,讓視線短淺化,更不斷擴大年輕人初入社會只能有“22K”的壓迫感,「這一切都是肇因政府無能」,全然忽略自由經濟的社會,「自立自強」才是關鍵,競爭力如不如人,找不找得到工作,解決之法絕對是反求諸己,挫折可以使人跌倒,但要不要站起來,自己決定。

 

思考的深度,將決定台灣未來道路,人們若擺脫不了媒體與政客蓄意動員仇恨的操作,家庭教育若敎不會下一代如何「將心比心」,如何「深思熟慮」,如何找回人性價值的最初,殞落的台灣只怕遲早降臨。

 

台灣仍是個充滿陽光的地方,陽光下要萬物茁壯,仍需要雨水的灌溉,甲午年進入尾聲,悲傷,帶給人們的應該是一種生命力的雨水,讓善念青蔥而起,祈願除夕夜的圍爐,再度圍出暖暖的台灣,羊年露頭,為苦難畫下休止符。

DSC_048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