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台灣內憂外患的局面,反登上了峰頂。贏者氣驕乖張,輸者焦土待興。走在懸崖邊,沒有人知道,這選舉結果,台灣是往下跳,或是遠離了懸崖,一切靜待時間證明,但可以確定的,其一,選完不到一週,證明了政客醜陋的嘴臉,選後一定現形,素人現得更是快,虛佞狂妄,目中無人;其二,即便換了主政者,若崩世代仍站不起來,大家就等著崩時代的降臨。

 

選後政客的嘴臉大致可用「變臉」、「甩尾」、「再研究」三部曲來表現。

大選過後,政客嘴臉立刻現出原形   

大選過後,政客嘴臉立刻現出原形 (圖/Ettoday)

 

「服貿、貨貿都可談」、「航空城是國家重大建設要繼續」、「郭董歡迎來台中投資」,都從這些綠軍的勝利者的口中吐出,真有guts就搞點自己「走向光明」的大政策出來。選後立刻歌頌經濟靠向財團,這就叫變臉,踏著敵人的血跡前進,接收敵人打下的樁,這叫無恥。但無妨,這就是戰場,就是政治,政治從來不是「管理眾人之事」,實則「玩弄眾人之智」。

 

素人成神第一人的柯神,則展現了「東京甩尾」的神技。

 

P說,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找個夜深人靜時刻拆了「忠孝西路公車道」,「夜深人靜」聽來就心中有鬼,幹嘛把自己當賊?沒兩天郝柯會,話吞了回去「郝龍斌應在選前反駁我」並且「再研究」。隔天,又要廢了台北的「派出所」,要所有警員都能到路上「當班」。

柯P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招惹嗜血的媒體已在倒數  

P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招惹嗜血的媒體已在倒數 (圖/Ettoday)

 

我一頭問號:那要增加多少警車?數百還是上千?警車是要一直停在路邊,還是沒事燒著油跑?碳足跡算誰的?是隨時佔著停車位,還是想當然爾的紅線停車?夏天呢,引擎是待轉還是讓警員悶在車裡頭蒸饅頭?未來還有人想幹警員嗎?於是各分局,每天門口都是人龍,有驚惶失措的,有淚流滿面的,有包著紗布繃帶的,領著號碼牌等著報案...

 

「北宜直鐵」改走「最短路線」。「抄短線」只能用在喊爽的選舉,新官上任,有火,直接把山剷平不更短?台灣經歷了多少大天災,教訓還不夠嗎?別忘了,建設傲視全台的宋省長,那些年他功業彪炳,一路把路開到深山去,如今年年倒山毀路的土石流,其實他是元兇之一。有些方便給不得,一時鋪路造橋的美意,多年後才知造的是奈何橋。

 

P當選至今,頻頻語驚四座,「脫口秀」式的“東京甩尾”搞政策,也算本事,「拿數據出來」、「再研究」嘴花不斷,那麼前人環評做了那麼多的數據分析是玩假的?柯P果真展現了替台北裝葉克膜的奇才,無怪乎李登輝送給他的第一個建言叫「謙卑」。

 

上到國家,下到都市,施政如同一艘大船在開,搭過船者當知道,大船要轉彎,必須有個大半徑,尤其是大風浪之時,轉彎更是小心與驚險。柯P自諭「我是狂人,但經過這場選舉後,我更加瘋狂」,大船甩尾神技即將登場,大家拭目以待,但請先發給對其如癡如狂的「崩世代」們救生衣吧。

 

有人謂128萬的首投族,是這次選舉的關鍵力量,也是新誕生的「崩世代」,柯P選前一直利用「崩世代」主攻藍軍,那就來說說「崩世代」。

 

不只台灣,對一切都不滿的崩世代,正大力的反噬這個全球化自由經濟帶來的惡果,越是進步的國家,反噬力道越強。「自己的未來自己救,今天一定要站出來!」本次選舉,正是綠軍挾帶著「崩世代的憤怒」做為重武器屠殺藍軍,卻從來拿不出救贖「崩世代」的解決方案。大體而言,崩世代來自社會病態發展下嚴重的後遺症,「只問對不對得起自己,不問對不對得起他人」的主要性格,來自社會功利環境相對剝奪的造就,貧富差距、財團化加重了病情,網路與媒體的推波助瀾,人性基本的「尊重」、「道德」、「自省」等基礎早已掏空,志氣的失能,鄭捷、張彥文、葉少爺與李宗瑞,不論是富裕或是貧窮,象徵著崩世代最極端的邊緣,他們的共同特徵都是眼下只剩自己。

鄭捷的兇殘,反應著病灶社會所釋放出「崩世代」危機   

鄭捷的兇殘,反應著病灶社會所釋放出「崩世代」危機 (圖/Ettoday)

 

三四十年前,正是今日崩世代的父母們踏入社會之門,是比現在更困頓的環境,物質缺乏的年代,他們只問自己能創造什麼?不問社會能施捨甚麼?於是胼手脂足打下江山,創造了今日繁榮的社會,卻也讓子女們習慣溫室,孩子從不知「困」原是不斷超越的階梯,「世代不正義」成為無力創造未來最大的口號。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對岸,90後的「屌絲」和台灣崩世代幾乎是同一族群面對M型兩邊的拉扯,差別在對岸文學界一股「屌絲的逆襲」反求諸己的力量已經吹起。

 

P自謂酷吏,苛政可以想像,但「甩尾」能救崩世代嗎?「信口雌黃,口若懸河」,對嗜血媒體來說正是鮮血,我已可以預見,柯神蜜月期一過,接著就會被媒體釘上十字架。不客氣的說,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每一個都是人生勝利組,都是既得利益者,攀向了權與利的高峰,造神與膜拜,並無法改變崩世代們自己的未來路。

 

如何為「崩世代」的人生變張臉?解救若不從源頭的教育救起一切枉然,父母若不清楚的教育下一代為自己奮鬥的人生觀與價值觀,體會挫折中帶來的正面意義,憤世忌俗只會讓人生軌道駛向茫然。

 

但說回來,崩世代拉不起來,台灣的「崩時代」不久後就會降臨。馬政府掌政至今,陸續觸碰許多前人不敢碰的事,推出許多自戮式的政策,於是油電雙漲,大砍軍公教18趴、奢侈稅打房等等,每一個想要打破社會不平結構的政策,都是綠軍不敢幹的蠢事,更是拉著馬英九沉入湖底的鉛塊。慢慢的,人民總會明白,沒有超凡的智慧,一流的手腕去擺平每一個族群,「公平正義」永遠都是癡人說夢。

 

解救「崩世代」才能解救台灣的未來,但靠政治人物是救不起來的,批判馬政府不遺餘力的清大教授彭明輝,選後竟然在部落格裡「變臉」,寫下讓人驚悚的一段話:

 

馬英九無能、獨裁,但是你不能說他不用心政務;馬英九沒有識人之能,但你不能否定他「用人唯才」且積極延攬人才。

 

馬英九的困境,反應了台灣「無人可用」,或者至少「檯面人物無一人可用」的困境。

 

馬英九很笨,罵馬英九的人不見得比他聰明;馬英九爛,取代他的人非常可能會更爛──除非我們真的先徹底搞清楚馬英九到底錯在哪裡。

 

變臉是政客生存之道,2016的大位之爭不久就會開戰,「用對的語言講對的事」是未來藍軍面對崩世代該學的溝通術,但仇恨已成,短時間是看不見翻盤的機會;而「繼續對崩世代灌輸仇恨」當是綠軍廉價的攻擊武器,不可能放著不用,只是提醒綠軍朋友,「仇恨」當藥方,「甩尾」當政策,未來一樣會崩解綠色的政權,一代代量產的「崩世代」沒從根救起,台灣將加速衝向「崩時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