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近尾聲才真的燒了起來,電鈴已按上家門,想冷眼旁觀都難。每次選舉,最煩的,倒不是宣傳車的噪音,而是就連可以安靜看看的網路空間,臉書上一樣塞滿各式包裝過的文章,尤其那些文章下方留言,更令人難以卒睹。

 

一位記者朋友在臉書上寫著:「當一個候選人,一路以來發言都眨抑女性,我臉書上挺他的卻都是女性...」,經他提醒,我驚訝這狀況也一樣出現在我的臉書上,我卻苦思不出這是為什麼?

 

但從另一個角度想,一切就明朗了。台灣真是人間「仙」境,盡「假仙」也。為國為民,為公為義,不過都是外衣,包裹著「權力信仰」,而從那漫罵的廣度、深度、毒性與髒度上來看,則是「政治信仰」。信仰,是神,不准凌駕與顛覆,在此之下,萬法不得越其位。

 選舉,在台灣一直都是「政治信仰」與「權力信仰」的總和  

選舉,在台灣一直都是「政治信仰」與「權力信仰」的總和 (圖/Ettoday)

 

為了收視,媒體更是「假仙」至極,操作成全台就這兩人在選,選舉文章只有兩種版本:「罵連勝文」、「捧柯文哲」。操作的基本核心,是「仇富」,因為「仇富」的動能大過一切。

 

但仇富,是另一種假仙,沒人敢明說,我來說。

 

人幹嘛仇富?仔細想想,仇富,一定仇別人之富,絕不會仇己之富,說白了,多數人總希望自己「大富大貴」,如果有錢是一種罪,那麼我們為何還要追逐財富?買樂透,有誰是為了做公益?仇富,是仰望財富的反射,不可得,於是勾出人性的妒火。君不見,為了爭產,兄弟反目成仇有之,弒親者有之,為了錢,人們總搶紅了眼。

 

歷史上,朝代一朝換一朝,世界上,一黨換一黨,都是抓不完的的貪汙,這是人們仰望財富的劣根性,反應在各個角落,要每個政府都「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怕死」,這也算是岳飛講笑話,重點是抓不抓和怎麼抓。

 

另一個「假仙」是「改變」。

 

「改變」是選舉的口號,實質是人性鬥爭的總合,候選人像九官鳥,因為無詞可用,只能把「改變」放嘴上循環播放,播了幾十年了。網路上比比皆是包裝、造謠、放毒的文字,然後再冠上「改變」的匾額,這是既虛又假的選舉詐術,真正想「改變」的,是換上自己的信仰當正神。

 

好吧,既然媒體上就兩個人在選,咱就談台北的「改變」。

 

台北是要變什麼?最近松山線通車,南京東路煥然一新,一掃十年黑暗,這就叫「變化」,從黃大洲敲下中華商場的第一塊磚開始,台北的改變便沒停過。鐵路地下化、公車專用道、捷運條條通車、四通八達的環河道、信義區的崛起、隨處可用的悠遊卡、連成一線的河濱公園、101與其地標級的煙火、Youbike、無障礙的騎樓、正孵化的「巨蛋」...有注意到嗎,中華商場拆除後二十多年來的台北車站,永遠都在配合建設施工中。

 

松山線通車,南京東路從此煥然一新(翻攝自台北捷運報導))  

台北的變化從沒停過,松山線通車,南京東路從此煥然一新 (翻攝自台北捷運報導)

 

幼時,家附近還有一個「水肥車場」,上下學都要掩鼻而過,如今還有幾人見過水肥車的?因為融入其中,便難窺其變的全貌,台北建設越來越人性化、國際化、科技化,步步邁向國際頂尖的城市,這樣的地方產出的人民,竟被「冊封」為「天龍人」。目睹一年年不斷進化的台北,在變之中仍繼續高喊改變,這口號不是虛那是甚麼?這改變唯獨從沒往正面變過的,是人們封不住的那張嘴,不斷扯裂和諧。

 

媒體其實是仙中之仙,就以立場最「堅定」的三立與民視來說好了,沒有選舉時就已經全面批中鬥藍,選舉時更是鋪天蓋地,不醜化臭化到極致,絕不收手,但另一頭,每年北京電視節一定報到,彎腰哈躬的擺攤賣節目,北京不是他們最痛恨的地方嗎?不是不共戴天嗎?跑來這大賺人民幣,更是明目張膽的「假」。

北京電視節,綠媒一樣搶著設攤,更是明目張膽的「假」2   

北京電視節,綠媒一樣搶著設攤,更是明目張膽的「假」(圖/翻攝自網路)

 

仇富,是舉世的現象,畢竟發自人性,也一直都是社會主義的核心,政黨跟著喊仇富,以社會主義的口號參選,拿下資本主義的政權,這本是一種奪取權力的手段,事實上台灣政黨兩度輪替,政黨最後都靠向了巨商大賈,這叫笑話一場,政客的腦袋裡比誰都清楚,沒經濟,權力只是衛生紙。

 

確實,任何法治的社會,總有末梢神經不通的地方,所以需要經過「公民抗爭」來提醒,但絕不是無限上綱。往前推,把軍隊打趴的「洪仲丘」案,軍審法廢了,整個軍法人員出現了天搖地動的巨變,然而民間的司法機關審出的結果,恐怕更讓深信「陰謀論」者氣結,至少到目前案情審理的發展,加害者的那群人動機仍止於「整死你」而非「整你到死」;再往前推,文林苑爭議,兩年後,官司打完,竟是「受害者」不玩了簽字和解,敲鑼打鼓者卻不准熄燈的荒謬結局。

讓台灣軍方幾乎滅頂的洪仲丘案,猜一猜最終審判結果會是什麼?   

讓台灣軍方幾乎滅頂的洪仲丘案,猜一猜最終審判結果會是什麼?(圖/Ettoday)

 

自由經濟體制下,創造財富,基本的運作模式仍是「各憑本事」,經濟越繁榮,貧富差距的加速擴大是後遺症,全世界的政府都在苦思解決之道,但鼓動仇富,社會的亂象只會惡化,仇富更像是七傷拳,不論如何仇商仇富,都無法改變商人是經濟規模的主要創造者,社會經濟力仍得靠著企業商人們挹注資金創造就業機會,製造錢潮的滾動,帶動量能。

 

「政治信仰」沒對錯,有其歷史淵源,但別變包袱,為了信仰四處惡言攻擊,聽見異音,便如蟻群群起狂咬,難道沒發現這行為正在醜化自己的「信仰」?經濟永遠應該超越「信仰」,否則「信仰」將如裹腳布,把台灣的腳越纏越小,最終寸步難行。經濟垮了,什麼公義都歸零,第一倒下的絕對是弱勢團體,經濟越蕭條,弱勢團體只會越來越多,政府也會越換越快,最終反噬信仰。

 

趙衍慶那篇「兩百萬說一個故事」悲情的參選路,已被查出是造假的狗血文,柯辦的竊聽案,導向自導自演的可能也浮上檯面,讓人嘆息,政治信仰下,讓台灣最美的風景,原來也是假。話說回來,真想變?還是老話「各憑本事」,出一張惡口無法改變命運,更無法致富,找出自己的能力,強化它,專精它,創造自己的價值,讓競爭力永遠站在潮端,總有一天你會成為被他人「仇富」的階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oyen Chang
  • 如果財富是自已努力,包含自已去投機所得,相信無人可質疑,但靠權勢/家族乃至貪汙所得就應被大家檢討,作者本身立場太過鮮明,有失公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