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周,台灣每個人,心頭都壓著顆千斤石,陰鬱哀傷的氣氛,用一具具冰冷遺體煎熬著每個人,酷熱的夏天這兩周特別冷。

 

復興航空空難48人罹難,10人受傷,餘波未平,高雄丙烯暗夜氣爆,目前確定的已28人喪生,292人受傷、2人失蹤。數字,成為悲傷程度的符號,這種數字,最怕年年來。人,真的沒有那麼偉大,災難面前,和螻蟻沒什麼兩樣,大規模的災難一起,人命總是瞬間消逝。

 

復興空難  

高雄氣爆d686305  

連續兩週的大災難,台灣整個社會陷入陰鬱的煎熬 (圖/Ettoday)

 

臉書這幾天來,全數洗版,「天佑台灣」四個字,瀰漫所有的網路,這四個字透著一種無力的祈禱,心頭糾結的焦慮,除了捐錢和物資,很多人不知道還可以幫些什麼。

 

但,天真能佑台灣嗎?哪怕毫無信仰者,在災難前,都不得不謙卑,希望真有一股大力量,從天而降,化解危機,讓世界平安下來。但是這兩週的大災難,仔細想來,充滿了「人禍」的影子,都與天無關,不管是「失控」還是「失算」,都不是老天爺經手控算。來自人們自己設定的「數字」,一種讓人心安的數字,飛安靠得是能見度、風速、天候都是數字;丙烯管線靠的是壓力數字,災難總在數字失靈或是忽略了數字以外的東西時降臨。

天佑台灣 (翻攝自網路)   

大災難降臨,「天佑台灣」瀰漫著整個網路 (圖/翻攝自網路)

 

據聞,高雄的地下,還有12萬多公里的管線,除了李長榮化工,還有其他化工廠商的管線,為何要把這麼恐怖的東西埋在我們的腳下?還有多少未爆彈正在倒數計時?這些問號都很可怕,但反過來想,如果沒有丙烯,我們的日子怎麼過?

 

丙烯是我國台灣第二大化工使用原料,使用的範圍之廣之細,與我們的生活完全結合,蔬果催熟劑、日常用的保鮮盒、保溫杯、塑膠蓋、玩具、幼兒園使用的地墊,以及還有許多醫療用品,都來自丙烯。我們活在物質充裕的年代,而且習以為常,一切得之似乎理所當然,完全忽略人類的生態系統裡,越享受進步的生活成果,就會潛藏著風險埋伏在自己一手製造的流程中,地底管線,是呼應著大量的生活需求而來。

保鲜盒(PS-2123)   

丙烯早已融入人們日常生活當中 (圖/翻攝自網路)

 

全世界都會面臨各種天災人禍,災難就像名產一樣,每個國家都有特色,都有穴點,穴被點到了,就會反映這個國家的「國情」,人們反應感傷的方式、社會復原速度,這也恰好是國家的強度,美國911,日本311大地震,都是超過千、萬人以上人命犧牲的大災難,他們的社會面對災難所呈現的同心與堅毅,都是讓人打心底佩服。

 

網路上流傳著一個荷蘭人面對馬航空難時媒體處理新聞的方式和態度,姑且不論有多真實,但至少看到了荷蘭媒體,自律而不煽情的方式處理新聞,人民不用漫罵、諷刺來處理悲傷,他們因安靜更顯偉大。

 

氣爆後,網民們痛罵陳菊罵市政府,爆炸前數小時已經知道外洩,為何不先撤離百姓;摔了飛機,有人痛罵民航局,天後不佳,為何還給飛?更離譜的,酸民諷刺馬總統和復興航空創辦人陳文寬有死亡之握;連勝文為高雄災民追加捐款到200萬,酸民的嘴更是惡毒:「真是好悲天憫人呀!少過兩個生日趴就有200萬了」。

 

當高雄市府還在查證時,潘建志已公開先將禍首導向了國營的中油化與欣高瓦斯,背後的政治算計,就怕點不燃政治丙烯,直到高雄市府指向了李長榮化工,才閉上嘴。

 

這些言語、字串的組合,將會產生多少正反之間的能量聚集,繼續撕扯台灣?災難的深夜,隔日中時報紙頭條來不及更改,都成為攻擊的目標,在臉書上瘋傳,拿災難當加分與攻擊對手的武器,是我們這個社會失格之處。腐敗的東西才會酸,災難當下都不能停止仇恨,這個社會何來祥和?

 

發放救難物資,半小時被拿光,其中有不少是非災民混入,沒有同理心,多的是貪小便宜的手,自己總把台灣說成鬼島,災難來時,我們祈禱上蒼憐憫,那麼老天為何要救這個充滿詛咒的鬼島?老天的力量,是靠每個人以善念匯集,要「天佑台灣」,先放下那一口的酸嘴與惡咒。

 

三立主播高毓璘,因蘋果記者遭氣爆波及灼傷後,在臉書發表看法,「不了解這個行業,就請別多說,如果,你討厭記者,把電視關掉,不要看、也就不會想罵,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安慰。」記者的辛苦,我懂,記者的素質,我不懂。事實上,從有線電視訂戶逐年減少的現象看來,關了電視的人越來越多。記者給人新聞,不是塑造情緒,歇斯底里的連線,鏡頭追著淚水,麥克風擠上受害家屬面前:你現在心情怎樣?

 

搧風點火也是一種「國情」,更是無情,大災難降臨這個農曆七月,另人發毛,若你真覺起毛,那就閉上嘴,不要無時無刻一直給台灣下降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