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歐珀上馬總統母喪家祭的現場鬧場,遭到整個社會撻伐,他狼狽的喊冤且道歉。我不喜歡落井下石,但是面對這樣長期受到失能立委綁架的社會,我想只是對陳歐珀砸個石塊應該不夠,「落井追倒火油」比較能消心中怒火。

 

面對龐大的指責聲浪,民進黨中央交相批評,立院黨團也已懲處停權半年,民進黨對於陳歐珀的制裁我一點不在意,我只想反問,這類失格的政客,到底是誰提了他的名?誰又讓他當上了立委?當立委都會高舉「為民喉舌」時,最殘酷的真實,就是甚麼樣的選民,就會選出什麼樣的立委。

民進黨立委陳歐珀在馬總統母親喪禮上「溫柔建議」引發社會撻伐   

民進黨立委陳歐珀在馬總統母親喪禮上「溫柔建議」引發社會撻伐 (圖/Ettoday)

 

台灣的立委,不用比問政,只比作秀的本事,舉世聞名,偏偏演技之差令人咋舌,卻又能一次次當選,425,陳歐珀在立法院聲援林義雄絕食,結果送台大醫院急救,蕭美琴立刻拿起劇本接台詞,「很為陳歐珀感到不值,馬政府根本無血無淚!」十天之後,陳歐珀另起劇本,就在馬總統母親的喪禮上,大搶鎂光燈和攝影機,這種哪邊有打光,就會跳過去比「耶」的搶光模式,一次又一次揭露立委噬血的本性,誰才無血無淚?

 

陳歐珀自喻是個茹素的禮佛人,問政卻向來激進脫序,爭議言論沒斷過,其立委研究室中安著一個觀音的神案,旁掛著一幅「心經」,心經上端有著「無罣礙」三個大字,我不信一個真有「心經」在心的人,會跟著攝影機轉,找機會就作秀,卻不知「色即是空」的道理;更不信一個能讀懂「無罣礙」的人,會去人家的喪禮上製造「罣礙」。

陳歐珀立院辦公室  

陳歐珀的立委辦公室供奉著觀音像與心經(圖/翻攝自陳歐珀臉書)

 

馬總統貴為總統,失恃大慟,但他知道自己聚焦的必然,極盡避免擾動社會,不發訃、不發喪,選擇低調家祭,自是拿捏得當。陳歐珀卻自喻「溫柔建議」馬家,認為不設靈堂、未準備禮簿、香堂、淨水池叫做「不盡人情」,「當總統也要懂禮俗啊!」好吧,算他是「溫柔建議」與「依約前往」,但這是極為低調的家祭,難道不能三鞠躬就離開?每個家庭有自己家族處理喪事的做法,一個外人來指指點點,這又符合哪們子的禮俗?全台灣的主流宗教有佛、道、基督、天主,每個教派都有自己的禮法,真依他口中禮俗,難不成曾找道士到教堂唸經超渡?

 

面對社會的撻伐,部分支持者認為洪仲丘公祭當日,馬總統也不請自來,以「不請自來」大作文章與反駁,這是搞錯重點了,除非喪家同意,否則沒有一個喪家願意讓「家祭」成為「公祭」的,甚或讓外人指示如何改進制喪。喪家永遠最大,沒有模糊地帶,懂嗎?否則民進黨為何也判定「鬧場」決定停權?

 

陳歐珀也表示,會前往向馬總統母親秦厚修女士致哀悼,是本著慎終追遠、同悲不捨的心情,向來以「滅九族」方式打馬的敵對陣營,此時竟含起悲來,給了媒體操作「黃鼠狼給雞拜年」的判官筆,如今灰頭土臉,辭了外交與國防委員會召委,這怨誰?

陳歐珀灰頭土臉辭了外交與國防委員會召委   

陳歐珀灰頭土臉辭了外交與國防委員會召委 (圖/Ettoday)

 

在街頭,在立院,立委再怎麼鬧都可以忍受,畢竟馬戲團不搞雜耍就沒觀眾。但踩在人家的傷口上當舞台,其無恥之極,更讓人痛恨,如果這樣的人還能繼續「為民喉舌」,那只說明背後的那群人,其「喉舌」本就生得如此乖張,我在網路上新聞報導的下端,看到某個激進的支持者留言:「希望陳歐珀道歉並保證爾後參加馬家其他成員的葬禮時,不會再有這種不適當的行為。」即便隱喻,都可讀出其口之毒,留言者的圖像竟是個太陽花圈,甚或有人分享了留言。

 

這是台灣撕裂的現狀,惡之必欲其死,本來還有點意義的太陽花圈,支持者已將其一步步從桂冠般的輿論貶格為殯儀館奠祭花圈而不自知,其他不堪的留言,更難入目。

 

政治歸政治,人常歸人常,「母喪」是人間最大之痛,尤其在母親節前夕,更讓人椎心刺骨,不管反對者對馬總統執政評價如何,仍不該改變社會對人倫的基本態度,那是最起碼的尊重,如今這點都毀了。鴻海郭董性情中人,常大鳴大放,面對這事件,憤怒飆罵陳歐珀的行為禽獸不如,將發起罷免計畫並負擔所有經費。其實,豈止郭董憤怒,陳歐珀的行為更是台灣佛道社會所不容。

 

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庭一直不遺餘力的發起「割闌尾」活動,面對「綠煤渣」那顛覆人常道統的惡行,卻不發一語,若真如其口號,代表正義的力量,是不是也該把這渣子一塊清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