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好聲音終於在台灣上桌了,從年的第一季開始,台灣的新聞便沒斷過。

 

我之前都是片段的歌曲在網路上一首首看,趁著第二季播出時,我一口氣在網路上看完完整的第一季。看完,我不得不說,對一個喜歡音樂的人來講,看這節目真是一種享受。

 

製作人焦志方認為,「不必有外國月亮比較圓心態,拿掉歌後,其他內容台灣觀眾未必接受,收視有0.5已不錯。」事實上我沒看懂這句話,拿掉歌還叫好聲音嗎?更何況,所有的參賽者選的歌,有一半以上都是台灣的原創,第二季第一集,我一首首數著,八個人,台灣的歌曲五首,這比例真的很高。收視率出爐,播出兩週來,第一週就開出收視率0.88%,第二週又爬升到1.32%,由此我已經可以推估,到播完第二季,恐怕破34都有可能了。

中國好聲音d391824   

中國好聲音在台灣登場,收視紅盤(圖/Ettoday)

 

進入第二季的《中國好聲音已經實質變成華人世界共同的音樂聖典,愛音樂的人,都會被這個節目吸住目光,非關政治,非關地域,不管你愛不愛歌手,你愛不愛的那些歌曲,它就在那兒,吸引著多少億雙眼睛,等著塑造新一代歌壇聖手。

 

今年,台灣有為數不少的戰將登臨,林育群(小胖)、葉瑋庭、林芯儀、葉秉桓。舞台,是沒有邊界的,上了台,功力夠,拿的就是全世界的通行證,這就像英國、加拿大歌手,紛紛去美國歌壇打天下一樣,小胖早紅到國外去,那麼參加了中國好聲音,真是見怪不怪了。

 

自從荷蘭創造了「The Voice(好聲音)」,短短三年間,成為全世界一種新的巨星製造機,各國紛紛買進版權,開始製作各國的「好聲音」。節目主要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盲選」,四個導師背對歌者,以歌者的唱功來選擇是否要搶下學員;第二階段,四位導師針對旗下的學員進行包裝改造,然後捉對廝殺,一直打到出現冠軍為止。

 

不談他國的好聲音,單看我們都熟悉的華人圈,中國好聲音2裡,台灣在裡頭的重量有多重。「導師,也是我們看選秀習慣稱呼的評審,在這個節目的包裝下,已經不再是「評審」,而是一個master「大師」。四個master,來自台灣的有哈林和阿妹,佔了一半,證明了台灣流行音樂界在華人圈裡的地位。更何況,那英雖為大陸歌手,但1998年用征服征服了全台灣再紅回大陸。台灣的觀眾看到這樣的master,為何不買單?

 

我想談談,觀眾要買()單,除了導師,還有什麼東西讓人買了單?

 

先不談大陸素人們的歌喉如何,每個參賽者,幾乎都會被問一個題目,「你的夢想是什麼?」我猜這應該是製作單位要求的“必考題”,也是廢話題,「想上大舞台唱」,是共同夢想。參加選秀,不外乎想就是想紅,如同買彩券,想一搏走紅與帶來的名與利。但這題,就像一個石子丟入水,等著水波激起的漣漪,參賽者本身的故事,常是節目的重要爆點,讓觀眾掬一把淚水為其歡呼。

 

 

第二季裡的單沖峰,死亡幽谷裡走了一回

 

哈林已是兩屆的導師,對自己選秀的條件非常嚴苛,「我看改編的能量與能力」,這其實不只是在選歌手嗓子有多好而已,創造力和歌藝等量齊重,這對流行歌壇是個多麼重要的元素?換句話說,台灣流行音樂大師級人物,都是靠這個起家的。

 

 

哈林說,我看改編的能量與能力,這樣的歌手在節目裡比比皆是,孟楠的爆發力讓每個導師傻了眼

 

再來看歌喉。

 

選秀節目裡最多的梗其實是「遺憾」,遺憾也是一種張力,這本就是戲劇中的梗,卻也在這樣的舞台上不斷出現。據說好聲音》的參賽者,多是編導組人員踏遍中國,四處尋訪,尋找一些知名度不高卻唱功一流的歌手,或是圈內人推薦而來。他們來自大江南北,有些甚至家學淵源,天生細胞裡就是會唱歌。滄桑、高亢、遼闊、新鶯出谷,層層疊疊,我已無法形容,這些素人們究竟唱得有多好,自己聽就明白,下了好聲音這擂台,他們的人生大舞台就此展開,不再是素人。幾位第一季的歌手,甚至已在台灣發片。

 

 

第一季的平安與倪雅豐既合作又廝殺,這樣的歌喉與氣勢讓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輸安德烈波伽利(Andrea Bocelli)與莎拉布萊曼了(Sarah Brightman)

 

塔斯肯,是第二季盲選時,讓四位評審都後悔沒轉身的美聲歌者,而這樣具備少數民族身分的人,節目裡屢見不鮮,歌喉一出便驚天動地,來自東北、西南邊陲、西北大漠,蒙古族、彝族、朝鮮族...各種美嗓從四面八方湧上這個擂台,華人流行音樂絕不都是漢人天下,這是大陸多種族的優勢,也是能讓這種節目發燙的重要原因。

 

 

塔斯肯,哈薩克俊美歌手,讓導師事後紛紛後悔沒有轉身

 

除了少數民族,玩音樂類型,這裡也豐富的令人咋舌,藍調、靈魂、爵士、搖滾、嘻哈此起彼落。其實我滿訝異的,看似“崇洋”,也正代表著西洋歌曲多變的曲風,容易表現紮實的音樂功力,當然,說是另類展現了大陸80後年輕一輩國際化的成果也行。

 

 

第一季的王韻壹「被遺忘的時光」,這嗓子絕對不輸蔡琴

 

還有一個關鍵的買單原因,顛覆公式的造神。

 

流行歌壇新人出道,年輕、帥氣美艷是基本要件,但潛條件,未婚。趙傳剛出道的時候,唱片公司想盡辦法先「遮醜」。《中國好聲音》完全顛覆了這樣的公式,來者不拒,不論美醜,粗曠、肥胖、瘦小、已婚、高齡完全不受限,只要有一個讓導師願意轉身的歌喉也就夠了。英雄不論出身低,這才貼近一般人的眞實人生。高收視熱潮來自不斷顛覆,第一季的決賽,導師心中的冠軍人選,當下被現場的媒體投票翻轉了分數,這就叫市場機制。

 

種族多,音域與技巧由此拉開了廣度;多變的曲風,從搖滾到藍調,顯出縱深,兩個環節都豐富,這節目才能有如此大的爆炸力,一次舞台,一次宇宙,觀眾目光不停下來,很難。

 

綜藝節目要的當然是收視率,一定有許多橋段經過設計,參賽者唱完要講什麼,襯底要配上什麼音樂,或是追唱些家鄉的歌,可能都得事先排過,但歌曲唱得讓導師流淚這種事,事先排不了,感動太難做假,那些歌聲,簡直是魔音直接穿過淚管。

 

太多的歌曲,我都想貼上連結,尤其那些個來自台灣熟悉的名曲。然而現實上,網路科技讓台灣歌壇逐年凋零與式微;但網路科技也讓華語市場大開,更放大了台灣音樂的原創實力。那些前往大陸開拓的音樂人們需要我們的祝福,不管是中國好聲音還是我是歌手》,我們本是他們的家人。

 

 

聲音樂團演唱張雨生我期待,讓阿妹紅了眼眶

 

大市場已捲起風潮,號召著華人圈各地的英雄,歌手、素人絡繹於途。換個角度想,台灣原創音樂正在進行「細胞分裂」,在大陸複製DNA。音樂人不是離開台灣的舞台,而是把檯搭的更高,面積更廣,影響面更深,我們也因為他們看到多的可能。台灣歌壇,質變已經發生,去了,是浪頂;不去,就滅頂。未來未知,但值得冒險,正如我期待》,只有昂首闊步,才能不留一絲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