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去出租店找二手DVD,兒子推薦了一部《舞力全開4(Step Up Revolution),去年暑假的院線片,印象中好像看過電視廣告。心想,這不過就是個好萊塢永遠拍不完的熱舞電影,其實沒太高興趣。但也沒瞧見其他想看的,就姑且帶回家。

 

這是我近日看片,真正跌破眼鏡的一部電影了,即便我看的不是3D,也無損我的驚訝,查找了一下,原來台灣的票房破億,全球也超過了一億四千萬美金。

 舞力全開4 d153715  

舞力全開4》讓我開了眼界

 

不太記得上一回看這類熱舞電影是哪一部,《舞力全開》系列也常在電影頻道中播出,和其他熱舞電影《舞力對決》(Stree Dance)之類的,畫面的識別度不高,就是一堆又屁又屌的的街頭舞者,賣弄舞技、馬達電臀、極盡風騷之能事,在街頭尬舞,穿插著Break Dance,滿地旋轉,大概是街舞電影的標準戲碼,女主角總會參加某個舞蹈遴選,在經過街頭的洗禮後,雀屏中選。所以這類電影,除了舞技,大概也沒別的可看性了。但不管多麼老套,總是歌頌青春。

 

嘻哈medium_2718698935  

嘻哈風,是目前街舞電影的主流(圖/photo pin)

 

先說劇情,其實簡單,很多人早看過,一群出身邁阿密貧民區名為「The MOB」的街舞團體,用了「快閃」的方式出現在各個讓人想像不到的地方展現超炫舞技,然後迅速消失,現場只會留下了「The MOB」的團名藝術裝置。之後再將Video 上傳Yotube,衝高點擊率,目標十萬獎金。但這群人賴以為生的港邊,卻被大財閥給買走準備改建新商圈,財閥老闆的女兒愛跳舞,愛上了街舞的男主角...以下就是老套了。

 

熱舞電影,或說街舞電影,其實代表著是一種青少年展現熱力的社會反射,釋放青春的強大動能,如果沒有市場,不會一拍再拍。每部熱舞電影都有一個固定老梗,「永遠都要記得自己的夢想,勇敢去追尋」。你我也知道事實殘酷,跳街舞純粹就是過癮,發洩,無法跳一輩子,而且對肢體的傷害極大,能跳成大師的真沒幾個。

 

好萊塢的這類電影,在台灣橫行有年,既是熱舞,演技就別計較,只看舞技,算算應該是從約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週末的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開始,那正是Disco席捲全世界的開端。

Saturday Night Fever   

週末的狂熱》是掀起台灣熱舞電影的鼻祖(圖/翻攝自網路) 

 

之後,熱舞的電影在台灣就沒斷過,《熱舞十七》、《閃舞》、《霹靂舞》,舞蹈類型從Disco、爵士舞一路演變為嘻哈,伴隨著每個世代的青少年成長,從五年級一路陪伴到八年級。

 

這《舞力全開4》之所以讓我訝異,因為我看到了新東西。全片圍繞一個中心「break the rules」,打破成規。

 

尬舞,本質上就是另類的街頭鬥毆,所以每個街舞電影,總是你來我往的叫陣,肢體動作機械化、玩具化、極限化,為嘻哈而嘻哈,還帶有那麼一點的頹廢,這集卻收掉了街頭尬舞,變成了視覺藝術,熱舞電影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這部片子顛覆了以往街舞電影的尬舞,創造了新的視覺享受

 

簡單的說,「break the rules」就是創新,突破,但不衝撞。打破了自有街舞電影以來尬舞的一致性,提升到了藝術境界,讓人大開了眼界。不管認不認同,這部電影傳達了幾個今日追逐成功的速食模式:一、自我行銷;二、放大優勢;三、尋找認同。然後將這三點「break the rules」,就會創造無限機會。今日,網路行銷,衝出超高點閱,已經是成功行銷的不二法門,「江南StylePSY與小胖林育群,都是這樣迅速竄紅。

  

這樣的藝術表現,在以往的街舞電影裡從未見過

 

反觀台灣,多年來,似乎從未有過自己生產的熱舞電影,屬於teenage的熱情奔放的題材也並不常見,即便有,仍是死氣沉沉充滿壓抑性的「勵志」劇情,如「翻滾吧阿信」、「志氣」之類的。就在今年,聽聞終於出現了一部台灣街舞電影《舞力四射》八月上檔,或許可以看看力道如何,當然,沒有對等資源,絕不可同日而語。

舞力四射(翻攝舞力四射臉書)   

《舞力四射》是台灣難得見到的本土街舞電影(圖/翻攝《舞力四射》臉書)

 

其實熱舞電影並不好拍,成本並不低,背後定有個陣容龐大的編舞團,還必須有多首原創舞曲,加上拍攝大場面的舞蹈攝影機組。「器小不可以盛大」,這方面台灣確實力有未逮,一方面積弱不振的市場,養不出專業的人才,二方面政府始終無法協助拓荒,名之為輔導,實則又縛又倒。但先天不良,不代表我們一定拍不出來。

 

國情不同,台灣同齡的孩子,都被書本壓彎了肩膀,沒有正常的青春可以享受,更難蛻變出屬於台灣自己的街舞,氣不沉也難。美國不愧是超級強權,一個源自中下階層黑人的街頭運動也可以讓全世界流行。我也想起偶爾在電影頻道中看過的印度寶萊塢電影,多少都會來幾段歡樂的歌舞,他們卻不玩嘻哈那一套,舞蹈動作常讓國人捧腹,但這只證明一件事,尋找歡樂是沒有國籍的。

 

青春,是美好的。成人世界正在忘記熱舞電影帶給人們的那種痛快的釋放感,我常在台北車站地下街、中正紀念堂,瞧見一群群孩子揮汗練習著街舞,或者他們正在「break the rules」,創造屬於自己的街舞?這說明著,台灣的孩子,仍是滿身滾燙的青春。戴立忍說,現在要找導演上街頭去找比較快,但我想說,去「街頭」找故事,把火點在這兒,反更能突顯導演對社會的觀察的深度。

 

台灣的導演們,或許可以多嘗試這樣的電影,把熱情活力獻給該享受青春的孩子,不要二十年後,他們回頭瞧見的,只是「那一年」的苦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