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中國流行音樂協會」副秘書長李廣平在台灣有一面之緣,他送我一張CD《單純時刻》,是我第一次能好好聽完大陸歌手唱完一整張CD,因為在台灣,要能拿在手上端詳一張大陸藝人的專輯,真不容易。

 

專輯的主人,其實就是李廣平的愛女。從小受到音樂薰陶的李思琳,是李廣平與作曲家林靜的女兒,今年才19歲,已被耶魯大學提早錄取。她精通許多樂器,鋼琴、吉他、提琴,似乎只要是弦樂她都上癮,一頭長髮,外表恬靜可人,涉獵的音樂之廣,我在聽完整張專輯後,得為這小女孩兒鼓掌。

IMAG0616_cr   

李思琳長髮飄逸,才華洋溢,是個惹人愛憐的小公主

 

我看著她的資料,很難想像這樣年紀的女孩,喜愛台灣的F.I.R樂團,會喜歡史汀(Sting),會喜歡U2,一個應該是追逐帥氣花美男、迷戀青春偶像年紀的女孩兒,這會兒聽著音樂性如此之強的老藝人老團。

 

整張專輯都是李思琳作曲,有著童真,喃喃的圍繞著青春,不脫唯美的詩歌路線,都有圖畫式的風景,「我們的笑容在風中溫柔的飄落..」聽出來這年紀女孩的青澀,童真下還包裹著一點準備駕馭世界的企圖。

 

她的歌,喃喃的獨白,在校園裡傳唱很對味,校門裡就該關著青澀。但以為她整張專輯一路青春、清純?錯了。

 

我被後頭的曲子嚇了一跳,風花雪月的童真一過,跳出了羌族、塔吉克、哈薩克、等邊塞的遼闊音符,吟唱聲中一路由中國西南邊境繞上了西北大漠,李思琳稚嫩可愛的嗓音一變,拉向了山巔雲際。這女孩兒,竟是如此一身武藝。

 

李思琳44a88c94tda9bb9c84aa5&690  

李思琳的《單純時刻》,並不單純

 

這許多的cross-over的跨界歌曲,把羌族、塔吉克特殊的地域風格編入曲目中,挺訝異的,其父李廣平也為「雲上少女」與「帕米爾的孩子」填上了詞。在《我是歌手》裡,尚雯婕一首「戰(Love Warrior)」與貴州侗族合音結合,讓我驚艷,爆發力十足,我以為那只是單一特例,今日聽到李思琳,才驚覺原來大陸的流行歌壇早將這些元素融合了。

 

 

尚雯婕戰(Love Warrior與貴州侗族合音結合,讓人驚艷

 

我一直對世界音樂是有特殊喜好的,尤其當流行與民歌結合成Cross over類型的曲子,原始與流行的撞擊,拉出了高反差,是我樂意一聽再聽的主因。跨界的世界音樂,最早是幾位英美流行音樂大師的實驗音樂,90年代,Enigma()合唱團將宗教的Chant(聖樂)融入了流行的音樂,造成世界性的風潮。

  

Enigma算是讓世界音樂大放異彩的樂團

 

我想起1994Enigma單曲Return To Innocence(反璞歸真)將台灣阿美族郭英男的「飲酒歌」收錄其中,創造了恢弘的氣勢。郭英男已辭世多年,透過流行音樂的重新包裝,將流唱千古。

  

郭英男的高八度嗓音,透過這曲讓阿美族飲酒歌永遠被記錄了下來

 

隨後這樣的跨界,便如星火燎原般的散開來,各種跨界的音樂組合越來越豐富,古典與流行,民族樂與搖滾樂,將幾個原本不屬於流行歌壇的藝人打造成流行樂界的巨星,如義大利盲歌手安德鲁波契利(Andrea Bocelli),莎拉·布莱曼(Sarah Brightman)創造了一波的流行樂新形態的爆發。

 

中國大陸得天獨厚,地闊族眾,多元文化,各類的民族音樂豐富如瑰寶,然而各族仍有屬於自己的流行歌曲風格。民族樂要走向全國舞台廣受歡迎,有一定的難度,必須透過創意的重新包裝。一般的歌手想表現非其族類的民歌,更需要勇氣,因為他們的嗓子沒走過那樣的歷史,尤其山野傳唱的民歌,唱腔與旋律,如山勢千迴百轉,層層疊疊,音準拿捏,僅在毫秒之間。李思琳這女孩辦到了。

 

加拿大響噹噹的「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l)」用創新把馬戲團重新打造一個沒有動物的王國,寫下馬戲世界的新藍海;「大河之舞(Riverdance)」也將愛爾蘭的踢踏舞透過全新的包裝,場面壯闊,巡迴世界而不輟。

 

台灣當年受日本殖民,留下了「演歌」的陰魂,殘留在每首哀怨的台語歌曲中,一直被當作台語歌的傳統文化,直至電音女王謝金燕的大破大立,把女性自主的力量灌注到舞曲中,也終於看到了台語歌曲的晴天

 

未來,中國大陸的世界音樂發展,勢必如滿天繁星,閃爍夜空。而我確實嗅到了,他們的音樂工作者已經發現了這個寶藏。

 

因為最初,所以最美,原始本來就是生命力的根源,李思琳來自父母的薰陶,對生命充滿了熱情,她不單純感性,也懂得用包容涵蓋族群,對世界充滿了大愛,未來音樂的大舞台,或許她現在該好好珍惜這「單純時刻」,接下來,聚光燈將讓她的舞台越來越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