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重量級的電視人出面修理自己人了,沈春華說「現在的政論節目太超過,已經妖魔化。」這是沈春華看著新聞的評論節目,表演各種殺人的手法所發出的感嘆,自己人修理自己人,其實沒什麼好喝采的,但我相信很多人跟我想法一樣,新聞頻道,比那殺人者還變態。

 

沈春華認為新聞節目已經妖魔化(圖/Ettoday)d128304  

沈春華認為新聞節目已經妖魔化(圖/Ettoday)

 

棒球熱才剛給了社會一點熱情,壓下了點「核戰」的鏖戰塵囂,怎知清風還沒吹起,社會又是一陣邪氣陰風。兩件駭人聽聞的案子,一個是八里「雙屍命案」,一個是「醃頭案」。媒體腥風血雨,藉著放大兇殘的刑事案,目的只有收視率,大賺死人錢。

 

不想再描繪事件多麼冷血,雙屍案演變至今,案情的確撲朔迷離,我很少能把社會案件嫌犯的名字記得那麼清楚的,拜媒體之賜「謝依涵」這個如同偶像劇裡浪漫的名字,現在成為女魔的代稱。「醃頭案」更是駭人聽聞,就連這三個字的組合,都已經不忍卒睹了,若證明行兇者真為至親,就等同對社會再補一刀。電視很多畫面不能播,要馬賽克,但我也難以理解,不能看為何可以,視覺和聽覺都是五感之一,那些細節過程,其實比講髒話更需要消音的。

 

雙屍案、醃頭案連日來的新聞,已經完全離譜(圖/Ettoday)d266143  

雙屍案、醃頭案連日來的新聞,已經完全離譜(圖/Ettoday)

 

 

記者連線到現場,手拿著塑膠袋,口中說著,「死者二哥陳佳富就是這樣拎著袋子。」...新聞,需要這樣擬真嗎?多數觀眾並不會真想知道那變態的細節,更不想參與「辦案」。兩大案,新聞每個小時連播,從晚上首播時段開始一字排開,全數是兇案,如同聯播「陰屍路」,天天上演,看得出來新聞台為了塞時段補新聞,把兇嫌或死者祖宗八代的事都挖出來,觀音山風水,陳婉婷的改名,都來軋一腳,甚至大費周章的找高大成,說明如何單憑頭顱的切割判斷死因,我想請問,觀眾需要吸收這種專業知識嗎?

 

更有甚者,讓人嘆為觀止的是名嘴。

 

名嘴扮演柯南,非一兩天了,他們彙整所有的消息,警方說一分,新聞變三分,自己再生七分,從名嘴吐出來的研判,彷彿已經破案。「柯南」是卡通,名嘴則讓新聞迅速的卡通化,其誇張的行徑罄竹難書。「新聞龍捲風」為了和「關鍵時刻」拼收視,兩者交鋒在十點,嫌嘴砲的狗血濃度不足,拼到拿著屍袋(黑色垃圾袋)到了命案現場,名嘴穿著雨鞋,窩在「水筆仔」當中,像個招潮蟹般泡在泥地裡和主持人一搭一唱。我想哪天他們帶著觀眾觀落陰找死者,也不用太意外,台灣穿著西裝的鬼魅,又多了名嘴這一行。

唱作俱佳的名嘴與主持人,開跋到刑事的現場,改演野台戲(圖/Ettoday)d267012   

唱作俱佳的名嘴與主持人,開跋到刑事的現場,改演野台戲(圖/Ettoday)

 

名嘴幾乎都是記者出身,來自政治線、社會線或是娛樂線,本是電視台降低成本,小兵立大功的武器,藉由她們的各種實地採訪經驗的「權威性」與分享,拉抬節目的可看性與真實性。演化至今,名嘴只要放著一個空肚子,錄影前由工作人員把東西裝進去,如同「駭客任務」,下載十八般武藝,名嘴立刻就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今天講核能,明天談兇案,後天還能談釣魚台,繼續扮演權威,成為獨樹一格奇特的台灣電視文化。

 

影劇名嘴講講藝人八卦,可以,只要不涉人身攻擊,反正那些本是娛樂眾人之事;歷史名嘴講講外星人、古文明更無妨,反正不可考。但是講正在偵辦的社會刑案,便滋事體大,「關鍵時刻」曾因名嘴上演Makiyo友人友寄隆輝的過肩摔,直接被NCC開罰。

 

TVBS李氏夫妻收攤,原因或許真的為被他台名嘴打敗,造成收視率下滑。這讓我想起美國911的攻擊。賓拉登為了抵抗蘇聯成立了蓋達組織,他曾經接受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訓練,以對抗當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但波斯灣戰爭美軍駐軍科威特,讓賓拉登十分不爽,終於蓋達組織反噬美國,釀成美國自珍珠港事變後,最慘的攻擊災難。

 

政論節目主持棒一個個交棒,就像美國被「還治其身」,很多節目都是因為名嘴紅了,被敵台挖角擔任主持人,如同劉寶傑、張啟楷等,打垮的正是培養他成為名嘴的政論節目。在我看來,這些名嘴正如同被新聞頻道培養出來的「賓拉登」一般,反噬著政論節目。

 

TVBS李氏夫妻節目打烊,只是一個反噬的現象(圖/Ettoday)d239693  

TVBS李氏夫妻節目打烊,只是一個反噬的現象(圖/Ettoday)

 

台灣因特殊的政治光譜,塑造出特定政治立場的媒體也就罷了,大家早習以為常,觀眾就兩群人,為了服務基本觀眾群,這叫「客製化」。但對負面社會新聞的操作,倒是難得的統一行徑,一律擴大報導,就是要一片血肉模糊。貼切的說,血腥新聞,對觀眾也是一種五官的摧殘,而對受害者家屬,更是一種撒鹽。當年的白曉燕命案,畫面至今仍歷歷在目,那是整個社會的傷口。

 

新聞科系必修的「守門人理論」,是新聞媒體從消息來源處,獲得大量資訊後,經過編輯、篩選、刪減的過程,而資訊的規範則建立在「守門人」(Gatekeeper)本身。如今台灣的守門人,其新聞的處理方式,改成編劇誇大灌水大概差可比擬,呈現的結果就是新聞「電影化」、「戲劇化」、「卡通化」,這也突顯了台灣電視經營環境的沙漠化,如今沙漠已演變成沙塵暴,席捲每個觀眾的五官。想要「守門人」們反璞歸真已經不可能了。

 

李艷秋離開「新聞夜總會」時坦言自己主持十多年來,也變得隨波逐流,並向觀眾道歉。她在告別節目時語重心長的表示,今日媒體「界線模糊化」,主播和藝人、新聞和綜藝、政治和政論被視為同一區塊,導致新聞綜藝化,新聞人應嚴格劃分界限,堅守新聞原則。

 

所以,新聞人真的都很清楚自己在搞什麼,但追逐「收視率」像個末期腫瘤,李艷秋節目謝幕前道出的真相,其言也善。見微知著,守門人一個個把自己送入安寧病房的那一天,也許快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地豫           的頭像
雷地豫

雷地豫 @葉文忠的Blog

雷地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